读一读 > 超品相师无弹窗全文阅读 > 超品相师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章 丧风煞 (万字大章)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炭火换了几次,夜色也越加浓厚,女生们大都熬不住去睡觉了,这时候二舅和几位木工师傅也来到了大厅。
  午夜十二点,正是上梁的时辰,现在的房子已经没有梁柱了,更多的是木匠师傅把一个红绸平安符吊在大堂顶中央,象征着上梁仪式。www*c66c*com
  炭火堆前的一群年轻小辈也都呼啦的围了过去,从秦宇和他们讲解了上梁的习俗后,大家再对比木匠师傅的动作,发现每一个动作果然都有寓意。
  一把新的红木梯子,这是每家新屋上梁必须要有的,在木匠师傅上梁之前,这道梯子不能让任何人踩过,以此来表示对上梁的重视。
  秦宇和张华站在一边,看着木匠师傅念完贺词,准备登上楼梯,他的眉头皱起,心中腹诽:“上梁求的是平安,家业兴旺,而这丧风煞却是破财丧家,两者相冲,这红绸平安符要能挂的上去才奇怪”。
  木匠师傅一手捧着平安符,一手扶着梯子,一步步而上,很快就爬到大堂顶,伸手举起平安符,想要将其挂在特意在顶上预留的一截钢筋钩子上。
  呜呜~~~~~
  平安符一挂上,二舅的脸上高兴的神情还未消失,一道狂风凭空吹来,呜呜作响,吹得平安符在空中摇曳晃动,最后竟掉落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
  人群一阵惊呼,木匠师傅也怔了一会,旋即马上开口补救道:
  “风来赐福!”
  接着又下了楼梯捡起平安符,对着四方方位拜祭,口中吟诵着。之后才再次登上梯子,这一回,把平安符挂在钩子上后,木匠师傅手固定了一会,没发现有什么异样,这才双手离开。
  “腾!”
  木匠双手一离开,平安符再次摇晃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掉落在地上。
  “靠,不会这么邪门吧!”
  张华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平安符,朝身边的秦宇小声说道。
  木匠师傅变得手足无措,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简直是见鬼了一般,二舅的神情也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凶宅之兆啊!”
  老一辈的人见多识广,轻声说着。上梁是保平安,可现在平安符压根就挂不上去,正是预示的房屋主人有凶兆。
  众人的脸上都有一层阴霾,秦宇瞧见这种情况,知道这个时机适合他出场和二舅明说了,一步跨出,来到人群中间。
  “这不是什么凶兆,这只是风水师傅选址的时候没有避过一些煞气造成的”秦宇拾起地上的平安符朝众人开口。
  “小宇,不要胡说!”秦宇二舅瞅了眼身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出声打断了秦宇。
  秦宇的眸光顺着二舅的眼神朝那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眼,带着一顶毡帽,留着八字胡,此刻脸色有些难看,盯着秦宇,开口说道:
  “一个小辈,懂得什么风水学说,在这胡言乱语,我李家为镇上多少户人家看过风水选址,从来没有出过错。”
  “如果是李老爷子自然是不会出错,不过李先生你就难说了。”
  秦宇瞥了眼对方,庸师害人害己,还目光自大,秦宇也不打算给他留面子了,这样的风水先生继续给人家看风水只会害镇上更多的人家。
  “不然请李先生告诉我,为什么平安符会挂不上去。”
  “这……”
  李国方本想说是因为主家之人有凶兆,只是当着秦宇二舅的面自然不好说出口。
  “你想说是因为我二舅一家有凶兆对吧!”
  秦宇讥笑了一声,瞥了眼李国方,颇为不屑,说:“风水学说本就玄奥复杂,严谨异常,作为一位风水师替人选址必须一丝不苟,反复推敲方可,只是你嘛……”
  “黄口白牙,你既然说我选址有问题,你就指出来,要是指不出来的话,你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下跪道歉。”
  李国方被秦宇话语和不屑的神情气得双眸几欲喷火,作为镇上唯一的一位风水师,在镇上谁见到不得笑脸相迎,哪户人家做红白喜事都要恭恭敬敬的请他去,现在被一位小辈质疑,自然忍受不住。
  “小宇!”秦宇二舅开口,声音带着一丝担忧,说实话对于平安符挂不上他内心也不是没有怀疑过风水问题,只是李家是镇上唯一懂风水的人家,他就怕秦宇年轻气盛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时候没有台阶下。
  “二舅,你放心,我既然敢说出来,就有把握!”
  给了二舅一个肯定的眼神,秦宇又继续对李国方问道:
  “李先生对于房屋选址在风水上的讲究想必清楚吧。”
  “哼,你这是废话,风水学上对房屋选址有着严格的规矩,好的房屋必须坐北朝南,取抱阳之意,门前最好是有绿水环绕,而且还得有风,无风之宅是选址的最大忌讳。”
  李国方一脸不爽的回答,这些都是风水学上的基本认知,这小辈竟然拿来问自己。
  “那么李先生给我二舅选址的时候,应该也注意到这些东西喽!”
  “那是当然的!”李国方神情自傲,道:“虽然这栋房屋前面无水,但是远处即是农田,也能有着绿水环绕之意了,再观这明堂高亮,正对宽阔田野,纳四季之风,环抱其中,凝聚各种财气,福气……”
  “好一个纳气,只可惜你纳的是破财之气,丧门之风!”对于这种半桶水晃荡的人,秦宇是没有一点好感的,毫不犹豫的打断对方。
  “你信口雌黄……”
  李国方眉毛扬起,面庞通红,怒视着秦宇。
  “是不是信口雌黄,一会你就知道了。”
  秦宇此刻却是不管李国方要吃人的眼神了,自顾自道:
  “你只知道风,但你却不知道风有阴阳之分,曲直之分,有情无情之分,我二舅房屋正对广阔田野,这风毫无阻碍,本就是直风,直风无情,吹过田野,又被这些植物吸收掉一点生机、阳气,到最后吹入我二舅家的就是阴风、无情之风。”
  “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我胡说八道,不过我会证明给你看看!”
  秦宇走到桌子前,抓起一把红米,在八个方位各作一个标记,然后转身朝在一边已经目瞪口呆的张华道:
  “表哥,我已经在在地上标出八卦方位,你站在每个方位上去感受一下这风。”
  “小宇,你这是搞什么名堂,难不成你还真懂风水啊!”
  张华走过秦宇身边的时候低声询问了一句,这才站到了秦宇标记的方位上。
  “表哥,你现在站的是乾位,说说你现在的感觉!”
  “感觉啊,没什么感觉啊,就觉得和刚刚一样。”
  “很好,你再去其他方位站一下。”
  “故弄玄虚!”李国方不屑地撇了下嘴唇,他李家给人家看风水这么多年的经验他还不信还不如一个小辈。
  “咦!,怎么感觉有点冷了,凉飕飕的”
  张华一脚踩在另外一个方位上,只感觉一阵阴风扑来,这回不用秦宇再次出声,又转身朝另外一个方位踩去。
  “操,怎么这么冷!”李华一脚踏上一个方位,一声惊呼,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仿佛见鬼一般,立马离开那个方位。
  秦宇看的清楚,李华刚踩的是坤位,在八卦中坤位象征三爻皆阴,是阴气最重的地方。又加上这无情阴风的作祟,这个方位将是阴冷异常。
  “好了,表哥不用再试了。”
  “小宇,为什么我站在那个位置会感觉那么的冷?”
  张华站在坤位边上,仍然心有余悸,这种阴冷的感觉就好比人处在冰冻库内一般,全身寒毛都竖起,满身鸡皮疙瘩。
  “那是因为你处的这个方位在八卦中叫做坤位,本就是聚阴之位,加上这阴风长久的吹入,造成阴气凝聚不散,自然感到异常寒冷。大家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尝试一下。”
  秦宇的解释惹得众人一片哗然,大家纷纷去尝试了一番,每一个踩到坤位的人身形都震了一下,旋即脸色大变,动作和张华先前一模一样。
  这一下,大家望向李国方的视线就有点不对劲了,他们已经有点相信了秦宇的话,毕竟刚刚大家都亲身体验到了那股阴寒。
  瞧见众人投来的质疑视线,李国方犹自嘴硬,道:“这有什么,坤位本就是阴位,阴气重了一些也很正常。”
  “这阴气是重了一点?呵呵”
  秦宇一声冷笑,说道:“正常一栋房子,乾位属于阳位,是阳气最盛之处,相比其他地方,应该是略显暖和的。可是现在站在乾位上却没有丝毫暖和之感,乾坤对立,既然坤位阴冷异常,那么乾位就该温煦异常,而现在这种阴阳失调的情况正是因为阴风凝聚,阳气不入造成的”
  “我们通常说风水,风水,不是有风就是好的,风也有好坏之分,这种阴风直风无情之风只会给房屋主人带来厄运,长久下去,必然破财丧门!”
  二舅的神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刚他亲自站在了坤位尝试了一下,内心已经相信外甥的话了,想到自己一家人要是搬进新屋,会有破财丧门的灾难,这一刻望向李国方的眼神充满了不善。
  “满嘴胡言,这风哪还有这么多讲究!”李国方脸色通红,犹自嘴硬,这关系到他的招牌,自然不可能轻易承认自己的错误。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也罢,我就让你看个明白!”
  秦宇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说道:“这丧风煞本就是破财丧家的凶煞,有它在,这平安符挂不上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这里有一张符箓,名为:镇宅煞,作用就是用来镇压房屋内的煞气的!”
  秦宇一手拿起平安符,一手从桌上上拿起糊墙用的米粥,涂在平安符上,接着把镇宅符给黏在了平安符的背面上。
  “麻烦师傅你再把这平安符挂上去试试!”做完这一切,秦宇把平安符递给了木匠师傅,后者虽然狐疑,但还是依言踏上了红梯。
  不是秦宇不亲自去挂,上梁的仪式一直都是木匠师傅来做的,这也是有寓意的,寓意着:鲁班梁上做,房屋万年不破!
  众人屏息,视线全部投在了木匠师傅身上,就连李国方也不例外,甚至他比任何人都要担心,不过他担心和众人不同,他担心的是平安符如果真的挂上去了,加上秦宇刚刚说的这些话,恐怕他的风水师的招牌真要被砸在这里了。
  “成了,这回平安符没有再晃动了!”
  “真的没有再掉下来了,这镇宅符真的有效!”
  平安符挂在铁钩子上,纹丝不动,众人神情惊诧,不过旋即就将目光投向了李国方,秦宇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他所说的话,这李国方这回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李国方的脸色青白交加,眼瞳瞧着四周的人群,从那些人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怀疑,嘲笑,还有张家人的愤怒,当下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良久,一甩长袖,直接出门而去。
  “表哥,让他走吧!”
  秦宇出手拦住了在一旁愤愤不平的张华,让李国方离去,今晚的事情有这么多的镇上居民看见,用不了几天,今晚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镇上。风水不像其他行业,只要出过一次错,这招牌就算是砸了,想来日后镇上的人家也不会去再请他帮忙看风水了。
  国人的做人之道一直是讲究,不断他人财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不过秦宇却是明白,如果他不在大庭广众下把李国方的错误给指出来,留着他继续给镇上的人看风水,没准谁家又会出现和二舅家一样的情形,这种事情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小宇,二舅这回可要好好的感谢你啊,不然的话……”秦宇二舅和三舅一起走了过来,二舅拍了拍秦宇的肩膀,心有余悸的说。
  “二舅,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叫二舅妈给我炖一个焖猪肘得了,我可是好久没吃到二舅妈做的猪肘了。”秦宇故意伸出舌头,作状舔了舔,引得二舅哈哈大笑说:“要吃猪肘没问题,你想吃多少个,我就叫你舅妈去做多少个!”
  “小宇,你这风水是跟谁学的?还有你这符是自己画的?”张远桥在一旁问道。
  “以前和山上的道士学的,这符箓也是他送给我的。”
  秦宇回答道,他早就想好了说辞,镇上有一座山,山里曾经有一座道观,可惜香火不怎么旺盛,也就只有一个道士,道士在两年前就去世了,这道观也就彻底衰败下去了。
  以前秦宇确实经常会去道观玩,因为山不怎么高,加上高中的时候学习压力较重,秦宇往往通过爬山来缓解心情,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道观的道士。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那位道士也是一位高人啊,只可惜已经去世了。”
  张远桥没有怀疑外甥话语的真假,这种解释也比较可信。人群中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是有高人教导啊,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懂得风水之道,只有张华的眸子闪过莫名的神彩,没有说话。
  秦宇的话能骗过任何人,却骗不过他,看到这张符的时候,他就联想到了秦宇叫他去找的狼毫笔和朱砂。不过表弟不愿意说出来,他自然也不会去揭穿。
  …………
  “噼噼啪啪!”
  爆竹声响个不停,二舅新房的落成酒很热闹,摆了三十多桌,哄闹了一天,众人才各自散去,秦宇也跟随着父母回到家里。
  秦宇的父母是公务员,在镇上也算是殷实家庭,只不过因为父母要上班,家里就只有秦宇一人未免冷清。
  经过这次二舅家的事情,秦宇越加明白诸葛内经的作用,这段时间呆在家里悉心研究,同时还上网查找一些资料,也观看了等风水巨著,和诸葛内经相互映照,受益匪浅。
  想要在两年内出人头地,配得上孟瑶,秦宇知道只能靠脑海中的诸葛内经了。
  就这样,秦宇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直到一道电话过来。
  “喂,小宇啊,我是大舅,你现在来我这里一趟啊!”
  大舅张远河浑厚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秦宇答应道:“哦,好的,我这就过来!”
  秦宇的大舅是镇长,平时公务繁忙,秦宇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这次大舅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却是想不通会有什么事。
  大舅家离秦宇家隔着挺远,秦宇只得锁上院子大门,骑着电动车去。
  到了大舅家门口,秦宇才发现大舅已经站在门口等待了,除了大舅外,还有另外一位中年男子。
  “大舅,找我有什么事啊!”秦宇停下电动车询问道。
  “小宇,这位是王秘。”
  张远河笑着给秦宇介绍了一下身边中年男子的身份。
  “王秘,那就是一位秘书喽,能值得大舅亲自介绍的,应该是县里大人物的秘书吧,不是书记就是县长了”。秦宇暗自侧想,嘴上连忙道:
  “王秘好!”
  “不用客气,这次你大舅找你来,是我的主意,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一下你!”
  王秘满面和煦,没有丝毫官架子,不说他本就是有求于人,就是张远河的地位也不比他低,而且两方都是一个阵营的,没必要在自己人面前摆谱。
  “进来说吧,小宇,王秘这次找你来确实是有事情要你帮忙。”
  几人进了主厅,大舅妈给三人添上茶水,王秘书抿了一口才说出了事情。
  原来王秘书是县长的秘书,作为秘书本就该为领导分忧解难的,最近县长家里出了烦心事,县长的夫人走路无故摔倒,折了腰,不久,县长的女儿又在学校突然从楼梯滑落,到现在都还躺在家里养伤,而且还经常做噩梦。
  领导家里无小事,县长家的事情牵动了整个县的神经,公安局经过缜密的调查最后排除了人为的可能性,只能说这意外发生的实在是太巧了。
  不过暗地里,大家都有另外一种说法,说是县长做了什么得罪鬼神的事情了,家里人被恶鬼缠住了,才会发生这些事情,下一步可能要遭殃的就是县长本人了。
  王秘书作为领导的贴身秘书,他的一切权势都是来自县长,没有人比他更在乎县长的安危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他决定去找民间高人驱妖抓鬼。
  只是这县上号称会抓鬼算命的人实在是少,而且很多一看就是招摇撞骗之辈,一个多月下来,几乎没什么收获,不过就在不久前,他听人说了秦宇二舅家的事情,眸光一亮,找了一位当时在场的人详细打听了当时的情况。
  从那人口中得知,秦宇师从山上道士,风水之术厉害无比,那人还特意把那直风曲风有情无情之风卖弄了一遍。
  王秘书一听也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道理,而且既然是道士的高徒,那么就应该也会抓鬼吧,毕竟道士的老本行就是抓鬼,这才找到了秦宇大舅希望见秦宇一面。
  王秘书话语落下,秦宇陷入了沉思,鬼神一说在诸葛内经中也提到过,不过根据经书记载,鬼要形成的条件极其困难,现在人类居住的环境根本就不可能形成。
  “王秘书,到底是不是鬼缠身现在还不好说,这样吧,我这里有一张符箓你带给县长,把它贴在正门顶上,并且焚香祭拜,如果真是鬼怪之类的话,应该会有作用!”
  秦宇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这张符的图案和镇宅符不同,这张符名为:挡煞符,作用是把一些煞气污秽之物挡在门外。
  见到符箓,王秘书也不奇怪,秦宇靠一张镇宅符镇住丧风煞的事情他也知道,当下收下这张符箓,客套了一会便离去了。
  “小宇啊,咱舅甥两人好久没一起聊聊了,现在别走了,一会叫你舅妈整几个菜,咱俩叨叨!”
  “听大舅你的”
  ……
  县长家的事情,很快就被秦宇抛在脑后了,因为拿走符箓的王秘书第二天就打电话给大舅,说县长女儿果然不做噩梦了,并且对秦宇表示了感谢。
  秦宇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既然打算走风水这一行,吃饭的家伙还要有的,罗盘是必备的,秦宇打算去县城掏一个罗盘去。
  县城有一条街道是专门卖一些蜡烛,黄纸,还有风水用具。秦宇以前每逢清明,过年都会陪着父亲到这里买点黄纸蜡烛回去祭拜祖先。
  坐公交来到县城后,秦宇一路边看风景边朝风水街走去,风水街位于lao城区内,秦宇自从上大学后就很少再来县城了,看着路旁两边建筑的变化,也不禁感叹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
  穿过大路,钻进小巷内,秦宇来到一条木楼小街前,这就是风水街了,十几年了,这里是还没多大的变化,整条街道也就能够让两三个人并排行走,不过现在不是什么时节,这条街道显得比较冷清,放眼望去也就那么几个人在游逛。
  秦宇径直来到一家卖风水用具的店铺门前,里面满目琳琅的放着各式各样的罗盘,还有鲁班尺。
  秦宇走进店铺,虽然是白天,店铺内还是亮着灯光,店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瞧了眼秦宇,却没有迎过来,想是在他眼中买风水用具的都是风水师,而风水师在众人眼中的印象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秦宇年纪轻轻,和风水师的形象差太多了。
  秦宇也不在意,时不时的拿起一块罗盘瞅瞅,只不过神情却是不太满意,这些罗盘大都是雕刻出来的,一块好的罗盘古谱要求是手写的,这样才能体验出念力,而雕刻的未免死板又毫无气场。
  “我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那种手写罗盘到现在都能成为法器了,又怎么会这么容易找到!”
  秦宇嘴角噙起一抹自嘲的微笑,诸葛内经中有一篇辨器篇,讲的是如何勘察一件器具是否是法器,所谓法器就是经过一些高人念力长期加持,形成一种气场,就好比经过佛教高僧开光的一些玉佩吊坠,往往有驱邪保平安的作用。
  风水师的罗盘也是一样,经过一些风水大师长期使用的罗盘,同样会形成一种气场,相比一般的罗盘不论是方位堪舆,还是寻龙点穴都更具有精准度。
  “老板,你这有没有那些老旧的罗盘啊,不是这种雕刻的!”
  虽然不抱希望,秦宇还是出声朝坐在内里的老者问道。
  “没有了,手写的罗盘都是很早以前的东西,当初破四旧的时候早就被砸的精光了,现在哪还有啊!”
  老板的话让秦宇脸上流露出肉疼的神色,这段历史他却是知道的,中国的很多传统东西都在那段时间被破坏的精光。
  “算了,随便挑一个用着先吧!”
  秦宇随手在墙上拿下一块罗盘,走到内里,问道:“老板,这罗盘多少钱!”
  “这个罗盘可是上好的花梨木做的,六百块一个!”
  老者没想到秦宇真是买罗盘的,露出一嘴被烟熏的黄牙,笑着开价道。
  秦宇撇了撇嘴,这老板欺负他年轻,罗盘的作用是根据磁场去定位,一般的罗盘都不会用花梨木去做,因为花梨木做的罗盘磁针的气场会受到影响,磁针的稳定性远低于一般木材做的罗盘。
  适合罗盘的木料一般都是采取刚中带柔的木质,就像是一张宣纸。举个例子,银杏木,虎骨木这些用来做罗盘的标准木料,在墨汁写上后是上下渗透。而檀木,花梨木,酸枝等木料则是左右渗透甚至长时间不渗透,当字写完了也成了一个黑点了。这能体现罗盘的什么呢?稳定性!当木料越接近宣纸的效果才适合用于罗盘,才不会影响罗盘的感气效果。
  “老板给个诚心价吧,你这就是普通的松木而已,哪扯的上什么花梨木!”
  “四百六十块,这个价格最低了。”
  被秦宇一口道出了罗盘的木质,老板也不辩解,既然秦宇能喊出松木,想来对罗盘也是了解的,也就不再开虚价了。
  “三百吧,可以的话我就买一个回去,其实我也只是为了研究一下古代的风水文化,说实话那些金属制作的罗盘才几十块钱一个,要实在不行我就去买那种的。”
  老板的眼睛在秦宇身上上下打量着,在思考着秦宇说的话的真假,最后还是答应了。主要是秦宇太年轻,不像一位风水师,更像一位学生,要真只是为了研究一下风水文化,确实可以去买一个金属罗盘。
  相比几十块的金属罗盘,自然是这木制的罗盘利润更高,就算是三百,也比那赚的多。
  老板去找一个袋子给装上罗盘,秦宇随意的打量这内里,目光扫视到桌上时,神情突然一震,那有一块缺了一角的罗盘,而且还是一块用墨汁手篆写的。秦宇的目光闪过莫名的神色,旋即又恢复平常。
  “老板,你这块罗盘怎么还缺了一角啊!”
  接过老板递来的袋子,秦宇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块缺了一角的罗盘问道。
  “你说这块啊,这是我乡下一位亲戚的,他们家以前是专门给人看风水的,不过在那动荡的十年里,却因此遭了秧,老爷子逝去了,很多东西都被砸了,这块罗盘还是他们搬家的时候找到的,想必是在那个时候被毁掉的吧。”
  “老板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啊!”
  “可以啊,这罗盘缺了一角没什么用了,你看看吧!”
  罗盘讲究的是太极之道,圆生万物,这缺了角的罗盘却是没有哪位风水师会用的。
  罗盘一入手,秦宇就感觉沉甸甸的,他有一种感觉,这块罗盘不普通,而且罗盘的材质乌黑泛光,应该是出自一位大家之手。
  “老板,这块罗盘虽然不能用了,但对于我研究古代风水文化却是有着作用,不知道你肯不肯卖!”
  “这块罗盘我也觉得挺好的,没事留着自己把玩的”
  老人的脸上流露出不愿割舍的表情,不过秦宇却是明白这只是老人为了抬高这块罗盘的价格而已,瞧罗盘放在桌子上都沾满了灰尘,哪像经常把玩抚摸的物件。
  “既然是老板你心爱之物,那我也就不夺人所好了,反正都是罗盘,我也就是为了研究一下风水文化而已。”
  说完,秦宇提着袋子,转身就欲离开,他相信老板一定会开口叫住他的。
  “小哥等等!”
  果然不出秦宇所料,就在他即将踏出店门的时候,老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脸上还摆出一副忍痛割爱的神情,说道:
  “小哥既然打算研究一下古代风水文化,那自然还是用这古代的东西最好,这罗盘也是一个老物件了,老汉我没读过什么书,最敬佩的就是你们这些读书人了,这样吧,我就把这罗盘卖给小哥你吧”
  “哦,老板你说的也在理,那老板你打算卖多少!”
  秦宇站在门口,也没走回去,直接开口问道。他要给这老板一种错觉,他对这罗盘没有多大兴趣。
  “五千吧!”
  老人摆出肉疼的神色,还用手抚摸了下罗盘,好像一位母亲在抚摸自己即将远行的子女一般。
  “五千,老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秦宇笑了笑,转身不再理会老板,直接抬脚离去。
  “小哥,别急啊,这买卖东西自然是可以还价的,你开个价吧,只要不是太离谱,我就卖给你了。”
  “一千,这罗盘最多也就是民国时期的东西,这是我能出的最高的价格了。”
  “哎呦,小哥,没有你这样还价的啊,这可确实是好东西啊,这样吧,我让一步,四千!”
  “一千最多了,老板你觉得除了我,还会有谁买这么一个缺了一角的罗盘,又不是什么古董,还没有用,我也就是买回去研究一下当时的风水文化而已。”
  秦宇咬定这个价格不放手,他不怕这老板不卖,其实要不是刚用起诸葛内经记载的辨器法,知道这罗盘内有玄机,他也不会去买这块罗盘。
  “小哥,再加点,一千六,这个价格最低了,再低我就情愿留在手上了。”
  秦宇端倪了老者的脸上一会,沉吟半响,也觉得这应该是老板的心理价了,便点头答应了。
  付了钱,秦宇直接把那块罗盘也放入袋中,脸上不露任何神色,在老板的热情告别中朝着街头走去。
  “前面的小兄弟,可否等等。”
  秦宇快步朝前走,他现在打算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块罗盘,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转头凝视,却见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靓丽的青年女子从身后赶来。
  “是在叫我?”
  这条街没几个人,秦宇四处打量了一下,这两人难道是叫的自己,只是从远处看轮廓,他并不认识这两人。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秦宇的身边,秦宇打量着这眼前两人,当目光落在青年女子身上时,不禁看呆了。
  一双柳叶眉,一对清澈明亮的杏眼,微挺的鼻梁,粉嫩透红的肌肤,一头乌黑长发盘起,露出性感白皙的锁骨,平添一分高贵,只是神情略微的冷淡,尤其是瞧见秦宇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更是露出一分不耐。
  “这位小哥,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歉意,不过眼睛的视线却紧紧的盯住秦宇手上拿着的袋子。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秦宇很快就恢复了清明,这青年女子长得确实是漂亮,他会短暂的失神也很正常,不过这只是一种纯粹的欣赏而已,在他眼中,孟瑶就不比这女子逊色,而且也不像这女子冷的像一块冰块一样。
  “我刚刚看到小哥买了一块罗盘,觉得有点眼熟,不知道能否借我观看一下。”
  原来是为了罗盘来的啊,这块罗盘秦宇只是感觉到它不普通,但是具体有什么作用现在还不清楚,而且他观这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是高档衣物,想必身份不一般,也不怕对方耍赖。
  “可以。”
  接过秦宇递过来的罗盘,中年男子的神情变得凝重,双手不停的在罗盘上磨砂,当摸到那残缺一角的地方时,一对八字眉微微颤抖起来,良久,才一脸不舍的把罗盘交还给秦宇。
  “这位小哥,这块罗盘你花了多少钱买的”
  “一千六。”
  秦宇实话实说,这价格瞒不了别人,只要人家回头找老板一打听就知道了。
  “我出一万块,不知道小哥可否把这罗盘转让给我。”
  中年男子目光炯炯的盯着秦宇,这块罗盘对于一位风水师的作用的来说实在是太重大了。
  “不好意思,我对这块罗盘也比较喜爱,没打算转手。”
  秦宇摇摇头拒绝了,一万块,这转手就差不多翻了六倍,要不是秦宇通过辨器法,知道这是个好东西,还真会卖了。
  “两万块!”
  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一旁的女子开口说道。
  “说再多我也不会卖的。”
  莫咏欣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在她眼中,眼前的男子穿着普通,也不像富家子弟,这转手就翻了十倍的价格,竟然还不同意,而且从小到大,她还没被男生拒绝过。
  “五万!”
  莫咏欣不死心,又再次出价道。
  “说了不卖,就是不卖!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走了。”
  秦宇还真怕这女的会继续加价,五万啊,在小镇一户普通人家一年除去开支,也就差不多能赚这些钱而已。秦宇怕自己还真会顶不住诱惑,还是耳不听为净。
  “做人还是不要太贪心了,五万块够你赚的了。”
  莫咏欣实在是气恼,一千六买来的东西,转手就能卖到五万,这男的竟然还不愿意卖,此刻在她眼中秦宇就是一个贪婪之人。
  “五万块就想买一块罗盘法器,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秦宇也是恼火了,自己说了不卖就是不卖,跟贪心有什么关系,再说是你开的价又不是我要价,说完这句话后,他直接转身欲走,这女的一看就是出身不凡,估计从小都被人顺着,就该觉得什么事情都要依着她的想法。
  秦宇的话传进莫咏欣的耳中,只让她本就冷淡的神情更加的冷冰冰,不过一旁的中年男子听后,神情却是大变,叹道:
  “原来小哥也看出了这是件法器,那倒是我唐突了,不如这样吧,我请小哥去喝茶,也算是补偿刚才的打扰。”
  “不用了,我还有事,而且也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这两人看起来都不是奸诈之人,不过秦宇还是不想和他们继续打交道,而且他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去搞清楚这件罗盘的来历和作用。'
相关都市热门小说的链接
 校园全能高手  我跟天庭抢红包  官道无疆  透视极品妖孽  仙医妙手
 阴阳超市  都市神级强者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农家仙田  都市最强装逼系统
 挚天  我女友是外星人  再建天宫  废土巫师  绝色总裁爱上我
 神医小农民  异界之拳皇风云  惊怖之城  光盛王朝  暧昧高手在校园
 我的漂亮丈母娘  墨门飞甲  北仙  空间重生之原沐  乡村小医仙
 第六神族  武侠之神话  动漫大神  重生投机之王  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