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章 欺君之罪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贾师宪,你……欺人太甚!”
  瞟了眼气得双目赤红的瘦高个贾似道微微摇头,就是无视了你一下而已,你就气成这样一副模样,要是再挑衅上两句岂不是要直接气死在这琼林宴上?soudu!org
  “贾兄,这……”杨翼之指着那张纸条惊讶莫名。
  “嘘。杨兄,莫要忘了刚刚你我的约定,不可说不可说。”贾似道笑着看了一眼杨翼之,抓过那半张纸条再次用砚台押上。
  这似笑非笑的一眼让杨翼之接下来的话再次咽了下去。同情的看了一眼双目赤红的瘦高个一眼,杨翼之选择了做壁上观。
  已经看过那纸条上的东西,杨翼之自然清楚这纸条上除了写着一些大家早就知道的琼林宴规矩外,其余什么都没有。
  他并没有怀疑还有别的纸条。因为坐在贾似道正对面的他比谁都要清楚贾似道从头到尾除了最初挪开那砚台瞅了半响外甚至都没有用手触碰过那纸条。
  不过既然纸条上什么都没有又何必同余兄交恶呢?杨翼之心中暗叹。
  不管是贾似道也好还是那个气的快要休克过去的余兄也罢,他都认识,同样也深知两人的背景都不是他一介寒门能够比拟得了的。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杨翼之很清楚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只能是作壁上观。
  “来喝酒杨兄,请。”
  “哎,贾兄……这于礼不合不能喝啊……”
  看着已经喝完面前酒樽中御酒的贾似道,杨翼之弱弱的道。
  莫非这贾师宪真的得了那失忆之症?不然又怎会在这琼林宴上做出这等于礼不合之事?
  “嘎……”瞅瞅杨翼之,又瞅瞅面前空空如也的酒樽,贾似道无语。
  琼林宴琼林宴,喝酒还有这么多规矩?好吧,自己那贵妃姐姐又忘记一件事,根本没有给交代过。
  不过现在想想她今天除了安排贾全给自己准备好衣服外,其他似乎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
  “贾师宪,今日有你无我!”
  余赐再也忍受不了贾似道对自己的无视,浑然忘我的怒吼出声。如果再不吼出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胸腹间的怒火给撑爆。
  鼓乐之声充斥着大殿,两边的坐席除了最前排的大臣们偶尔可以窃窃私语外,其余一干新科进士大多都正襟危坐,而距离又太近,所以并没有刻意压制音量的余赐这声怒吼顿时让大殿左侧这五个席面上坐着的朝中群臣以及士子们纷纷侧目。
  有热闹看啊!
  完了,杨翼之看到周围士子们幸灾乐祸的眼神,无奈的闭上眼睛在心中哀叹一声。
  贾似道也有些愕然,他没有想到这位仁兄涵养竟然如此的低,这可是琼林宴啊,不是在你家也不是在酒馆,是你想怒就能怒、想翻脸就能翻脸的地方吗?
  余赐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如果贾似道能够跟他争辩几句哪怕文骂几声,他也不会如此。可是偏偏贾似道就这样无视了他,完全将他当作了空气,这才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
  贾师宪凭什么能够视自己如无物?他不就是靠着别人的诗词作弊拿下了这第一巡酒的诗魁么?他哪来的底气如此这般对自己?
  周围唯恐天下不乱的士子们开始议论纷纷,最前排的大臣们也一个个皱眉回视。
  “杨兄,能否告知这位仁兄贵姓?”
  听到贾似道风轻云淡的这句话,余赐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如十二级飓风般席卷而至,一口气堵住胸口,双眼一翻,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噗通一声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却是很干脆的被气昏迷了!
  “啊,余兄倒了!”
  大殿内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
  “大胆余子生,扰乱琼林宴,你可知罪?”
  余赐幽幽醒转刚睁开眼,一声爆喝陡然在耳边响起,险些没把他吓的再次昏死过去。
  晕倒之前的种种一一在眼前浮现。
  “杨兄,能否告知这位仁兄贵姓?”
  贾!师!宪!
  “陛下,学生知罪,学生有话要说!”余赐翻身而起匍匐于地,高声叫道。
  大殿内一片死寂。
  端坐在大殿上首的赵昀脸色铁青。好好的一个琼林宴,就因为这余子生给弄的一团糟险些成为一个闹剧,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被自己点中一等十甲?
  “讲!”
  看了一眼刚刚问话的户部侍郎、权户部尚书兼知临安府的余天锡一眼,赵昀冷冷的从口中迸出一个字。
  余天锡被这赵昀这一眼看的通体冰凉。
  在皇帝面前,还有左右丞相、参知政事都在的情况下,他这个户部侍郎却是率先开口说话,已经有些逾越引得皇帝不快了,可是他没有办法啊。
  那搅了琼林宴的人如果是别人打死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触碰皇帝的怒火,可是那是他的儿子啊。
  扰乱琼林宴甚至惊到圣驾,那可是死罪。如果他不站出来,他不会认为还有别人愿意为自己出这个头。
  “谢陛下隆恩,陛下,学生如此概因那贾师宪欺君罔上,以别人所做诗词妄称自己所做,欺瞒陛下愚弄诸位大人。被学生发现欲要上禀陛下却遭贾师宪出言羞辱,方才气急攻心昏厥。请陛下明鉴!请陛下为学生做主啊”
  余赐起身指着还在席面上悠哉悠哉的贾似道怒吼出声。
  “哗!”
  大殿内满朝文武还有一众士子齐齐朝着贾似道看去,一阵喧哗。
  赵昀同样讶然的看着贾似道,神情有些挣扎。他了解自己这位小舅子的作风,跋扈而且傲娇。虽然他不相信贾似道会在这种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这不是还有满朝文武么?更何况还有那余天锡俯视眈眈。
  果然应了那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啊,贾似道眼神微冷,缓缓起身,走入大殿中央。
  “贾师宪,你可知罪?”
  余天锡看着神情淡然的贾似道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火气涌上不问青红皂白质问道。
  看看余天锡,又看看余赐,两人之间有些想像的面容上依稀能够看出彼此之间的基因联系。
  “这位大人,敢问似道何罪之有?”
  “你……竖子当真无礼!陛下明鉴!”
  余天锡气的花白胡子只哆嗦,他没有想到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这贾似道竟然连自己的官讳都不叫,而是以这位大人来代替,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无视。
  “师宪,不得无礼。”
  赵昀嘴角微抽,喝斥道。
  不过说是喝斥言语间却是听不出半点喝斥的意味。
  “微臣遵旨。”
  “师宪,刚刚余子生所说可属实?”赵昀看着神情始终淡然的贾似道,总感觉自己的小舅子哪里有些不对劲,心中却是安定了许多。
  “回陛下,余子生因妒生恨,完全是一派胡言,还请陛下明鉴,治余子生欺君之罪。微臣还想请陛下为微臣主持公道,他余子生在诸位大人、无数同窗当面诋毁似道,损似道清誉,让微臣蒙羞给祖上蒙羞……”
  “陛下,学生有证据,在第一巡酒前,学生、杨翼之、周平普兄都曾亲眼见到有人命宫娥给他贾师宪送来一封纸笺,上面正是贾师宪得魁所做之诗词。”
  余赐打断贾似道的话急声道。
  群臣又是一阵哗然。
  这话已经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这琼林苑内能够命宫娥送作弊诗词的怕是也只有宫内之人了,而宫内最为受宠的贾贵妃却正好是贾似道胞姐。
  赵昀脸色有些阴郁,回头看了一眼满脸茫然的贾贵妃一眼沉声道:“纸笺现在何处?”
  “回陛下,就在那贾师宪的砚台之下,杨翼之更是曾亲眼得观纸笺内容。”
  好吧,除了三个目击证人外,又多了一个看到内容的证人。赵昀的脸色更加阴郁,瞪了贾似道一眼道:“董伴伴,你去搜师宪的砚台,周平普、杨翼之何在?”
  听得一愣一愣的董宋臣这个时候总算是听明白怎么一回事了,怜悯的看了一眼一脸得意洋洋的余赐躬身应命。
  “学生周坦、杨翼,参见陛下。”两个人影应声出列。
  周坦,就是自己这一科的状元了。没想到却正好是先前用鄙夷的眼神盯着贾似道的年轻人。
  “余子生说你们两人亲眼所见有宫娥给贾师宪送来作弊纸笺?”赵昀有些不耐。
  “回陛下,确是如此!”
  余天锡和余赐脸上都带上了笑容。有状元周坦和一个十甲进士作证,由不得人不信。
  “可曾见过纸笺内容?”
  “回陛下,学生未曾见过!”周坦看了贾似道一眼,坦然的道。
  “杨翼之你呢?可曾观过那纸笺内容?”
  “回陛下,学生确曾看过那纸笺内容!”杨翼之看了一眼嘴角含笑的贾似道,躬身应道。
  事实就在那摆着,他也只能是实话实说,那张他曾经看过的纸笺如今还在那砚台下面,除了给他看一眼外,贾似道自始自终都没有动过。
  “上面可是诗词?”
  “回陛下,学生未曾在纸笺上看到任何一句诗词。”
  “杨翼之,你可知欺瞒陛下可是欺君大罪?他贾师宪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维护?”余天锡盯着杨翼之沉声道。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医统江山  明贼  大官人  寒门崛起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黑恋  浑厚大唐  明末苍茫  重置属性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三国之羽威天下  全能房东  明末之秽土转生
 韩娱之弃星  大唐天子  三国之凉州王  寒门状元  命元大时代
 大魏能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隋末大帝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