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十一章 瑟苑诗会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晨光熹微,早起做早操的贾似道却意外的碰到了同样早起的徐若曦。
  看着拿着支长剑穿着劲装舞的剑风阵阵的娇柔女子,贾似道却是恍然为什么贾全会如此惧怕徐若曦了。虽然不知道徐若曦的武力值到底有多少,但是仅仅看那矫健的身影上就能看出,已经是足够碾压贾全好几个了,至于他自己么,虽然认为是花拳绣腿,不过镇压自己却也是差不多了。www@c66c%com
  如今这具身体也只能勉强称得上是健康,跟强壮两个字却是不搭边的。当然,除了贾似道经常花天酒地掏空了些许身子外,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毕竟还是个书生么。
  这个时候的书生虽不如明清时候孱弱,武力值却是绝对不会高到哪去。
  昨天晚上初见的第一顿饭,以平淡开局,同样也以平淡结束。虽然过程有点小小的波澜,但是总体来说这波澜只是在徐若曦以及三个侍候的丫鬟身上。
  贾似道却是吃的很好,很饱。
  徐若曦的担忧终究没有成为现实。
  吃过晚饭,贾似道却是丢下句“去书房了,你慢吃”就离了席,留下满脸愕然的三个丫鬟和长舒一口气的徐若曦就没了人影。
  徐若曦神色的变化,他虽然埋头在填饱肚子,但是却都看在了眼里。略微思索一下就明白徐若曦在担忧着什么了。
  没想到这个看似性子极淡的女子却也会有紧张和不安的时候。所以他可以吃得慢了些,多往徐若曦碗里多夹些菜,就是想让徐若曦再多紧张一会。
  倒不是他矫情刻意如此,只是不经意间却是将后世餐桌上吃饭的习惯用在了这南宋同自己老婆第一顿饭的餐桌上。
  这个晚上,将近子时才从书房出来的他踱出书房踌躇了半响,却是再次转身回到了书房。
  他要比徐若曦还清楚她在担心着什么,不过对男女那点事情,暂时对他来说还没有那个需要,他更喜欢顺其自然。
  强扭的瓜终究是不够甜的,再说分与合,现如今谁又能知道呢?
  只是他并没有看到,在他踌躇转身回到书房之后,一个一直躲在书房外替徐若曦探头探脑张望的娇小身影在黑暗中一闪而逝。
  如果他看到的话,自然就会认出,那正是徐若曦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是他的通房丫头的那个叫绿珠的小姑娘。
  ……
  “早!”
  蹦蹦跳跳、舒展着身体的贾似道看着停下舞剑一脸惊讶的徐若曦笑着打招呼。随后也不管徐若曦,自顾自的继续绕着庭院内的回廊慢慢小跑着。
  宅院足够的大,亭台楼榭、假山水池一应俱全,这是贾贵妃在贾似道成亲的时候给置办的。据说先前曾经是一户富商的宅子。
  贾似道在书房睡的还不错,徐若曦却是一晚上没睡好。早起练武的习惯已经伴随了她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让她没想到的却是自己这个相公竟然也起的这么早,而且还做着那样犹如抽风似得古怪动作。
  她干脆也不练了,站在原地看着贾似道绕着回廊边跑边扭头摆腰、时不时的停下来还学着蛤蟆似的跳几下。
  伤好了,失忆了,脑袋,也坏掉了?
  过了半响,贾似道又转了回来,微喘着气在徐若曦面前站定。
  “你怎么不舞了?舞的挺好看。”
  用袖子胡乱擦擦头上的汗渍,感受着全身毛孔舒展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终于从这具有些虚弱的年轻身体上感受到了应有的活力啊。
  徐若曦看着没有半点书生风气的贾似道,眼神突然有些恍惚,以至于甚至没有注意贾似道说的是舞,而不是练。
  一字之差,却意思迥异。
  这一刻的贾似道同徐若曦记忆中的那个爱赌爱狎妓、睚眦必报恃才傲物的贾似道,实在是有着天地之别。
  “相公这是……”
  “哦,锻炼锻炼,天天读书,身子都长锈了。你刚刚那是,在练武?”
  贾似道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话锋一转就将话题引到了徐若曦身上。
  一身乳黄劲装勾勒出徐若曦曼妙的身躯,满头秀发随意的用一根发带扎起披散在肩头,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活力四射,同他昨天见到的那个风轻云淡的仕女画中人是截然不同。
  “让相公见笑了。”
  “很好啊。那个,你听过易筋经吗?”
  人人都有一个大侠梦,他也同样不例外。
  “易筋经?那是什么?”
  “哦,一种糕点的名字。”
  “糕点?好奇怪的名字。相公吃过?”
  徐若曦轻轻的瞟了一眼贾似道,直觉告诉她,自己这位被砸了一下忘记了所有一切事情、似乎心性也大变的相公,根本没有跟自己说实话。
  不过,如果他真的一直都这样,却也不错呢。
  “额,吃倒没吃过,你练过内功?”
  讶然的看了一眼一脸期待的相公一眼,徐若曦眉眼微微翘起,光洁如玉的俏脸上似乎带了那么一丝笑意:“相公怎么突然对这粗鄙功夫有了兴趣了呢?”
  显然,徐若曦懂内功的意思。
  “好奇而已,难道你真练过内功?”
  “家父仅有若曦一女,舅爷念念不忘北上收复两京,因为若曦也就跟随舅爷练了几载而已。不过若曦所习功夫多为女子阴柔之术,再则相公年龄……”
  “呵呵,我知道,也就是好奇而已。”
  他虽然同样也有大侠梦,但是却也知道功夫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是需要时间来打磨的内家功夫。
  之所以问内功,其实也确实是因为好奇而已。
  他相信以自己从后世学得的散打搏击功夫,只要身体真的强壮起来,若是时机得当的话,除非是一流高手,一般的人并不一定能够轻易将自己怎么样。
  说话的这会功夫,天色已经逐渐大明。幽深的宅院中逐渐开始喧闹起来。
  来往的仆人丫鬟走过这花园看到并排站在一起的贾似道和徐若曦,无不惊的几乎将眼珠给瞪出来,自觉的放慢了脚步,轻手轻脚的走过。
  收到消息的贾全和小翠、桃红、绿珠四人悄悄的来,又悄悄的走了。
  各自的公子和各人的小姐如果真的能够如现在这般相敬如宾好好相处,惊讶归惊讶,心中自然是都欢喜的。
  ……
  早饭依然是在一起吃的,算起来应该是第二顿饭了。虽然是第二顿,却也少了昨天晚饭的许多尴尬,都显得自然了许多。
  吃过早饭,丫鬟们刚刚收拾完桌子,奉上早茶。
  从徐若曦回府到现在,还没有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但是显然经过昨天晚上的一顿晚饭再加上早上花园内的闲谈,两人之间先前存在的龃龉虽然不能说完全化去,却也是好了许多。
  贾似道刚刚拿起茶盅,贾全就又晃悠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叠东西。
  “公子,有几封请帖。”
  徐若曦瞅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贾似道一眼,端起茶盅。
  “请帖?拿来看看。”
  贾似道说着放下茶杯,接过贾全手中的几张帖子。
  几张帖子,基本上全是请帖。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几张请帖来的时间都是几天前,想来应该是自己还在病中贾全并没有拿出来。
  除了有一张是请自己去参加某个诗会的外,其余的几张分别是如金秋苑、吉祥坊、春风楼等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青楼的所在来的请帖。
  这三张请帖上无论样式还是写的内容也都是大同小异,红粉之色色带着幽香。
  青楼么,不知道同后世的会所有什么不同。
  “庆贺贾大官人高中,病体初愈,延请贾大官人前往饮酒踏春?”
  听到贾似道念出来的话,正在品茶的徐若曦不由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将茶杯放下道:“相公既有客来,若曦这就回房了。”
  看了一眼起身离开的徐若曦,又看看一脸苦色的贾全,贾似道随手将请帖扔在桌子上道:“这几张请帖直接回了吧,那个瑟苑诗会……瑟苑在哪?”
  他倒不是真的想去那劳什子瑟苑诗会,对这样的诗会他是一点兴趣没有,更何况他也不会写诗。肚子中的存活不少,不过也还要斟酌着才能用。
  昨天晚上盗了一首文状元的诗,虽说得了那诗魁,却也引出了一番本不必出现的风波。所以这诗会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最主要是已经来这南宋半个多月了,除了昨天晚上去琼林宴,还从来没有走出这贾府一步,实在是让他憋的有点难受。
  清明上河图中的美景为后世所津津乐道,昨天小轿中见过丁点儿。管中窥豹,就可以想像这临安府该是何等的繁华。如今有时间怎么能不看一看正儿八经的南宋市井风情?
  不过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清明上河图上绘的是汴梁的繁华盛景,如今这里是临安城,昔日大宋都城汴梁城早在百余年前已经成为宋人心中永远的痛。
  只能遥想,甚至远观都已经是个奢望。
  已经快要走出大堂的徐若曦听到贾似道的话,心中一松,脚步也不由自主的轻快了些。
  瑟苑诗会么?
  如果相公不是做戏,而是真的就此转性的话,那么自己真正要感谢一番那个将相公打下花坊的女子呢。
  要说徐若曦对自己这个相公一点都不关心贾似道是肯定不会相信的。若是在后世么,自是不用多说什么,可是这是南宋啊。
  即便她还是完璧之身,被休掉之后又有什么人敢要她?更莫说会给家族蒙羞了。
  徐若曦还没有走出大堂,虽然是背对着他,但是不经意间的些许气息却是能够感受得出来的,更何况那轻快的脚步是瞒不了人的。
  果然还是在意的么?想到此处,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翘起。
  “公子,瑟苑在御街棚桥,是申国公郑公府下宅子。公子,诗会的日子就是今日。”
  “申国公郑公?可是郑清之郑大人?”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医统江山  明贼  寒门崛起  大官人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重置属性  三国之羽威天下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三国之凉州王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寒门状元
 全能房东  明末之秽土转生  大唐天子  隋末大帝  韩娱之弃星
 大魏能臣  命元大时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