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四章 接赌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琼林宴上贾似道夺得诗魁的那首诗是不错,不过也仅只于不错而已,还远远算不上绝佳。最为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拍了理宗赵昀的马屁,当然贾贵妃也给他加了很大的印象分。
  但是今天这首除了意境跟这桃花源的情境不太相符外,其他寓意、意境还有内涵无不是上佳之作。soudu!org
  在没有南渡前,大宋朝有东京开封、西京洛阳两都。靖康之耻让大宋朝丢掉了繁华的东西两京,更失去了半壁江山,无奈只得南渡长江偏巨东南半隅之地。而铜驼巷陌,真正的名字则是铜驼街,却是西京洛阳城中当年最为繁华的一条大街。
  百年前一代名家周邦彦中就有“寻芳遍赏,金谷里,铜驼陌。”这句诗,在座的一干新科进士却是尽皆耳熟能详的。
  今天,贾似道用“想铜驼巷陌,金谷风光。几处离宫,至今童子牧牛羊。”来隐喻大宋朝东西两京丢失的奇耻大辱,往日的繁华兴盛早已消失殆尽,一去不返成为牧童放养牛羊的处所,当真是再为贴切不过了。
  词结尾处“归雁两三行,见乱云低水,铁骑荒冈。”则又陡现大气,联系上厥,却是微露想要北渡光复故都的愿望。
  真正的上佳之作。
  而最让一干士子们难堪的是,自己等人满脑子还在苦思冥想着用什么样华丽的辞藻来吸引那些青楼来的头牌、名妓们的注意,却不曾想人家贾师宪想到的却是天下兴亡,仅仅是这一点上,他们同贾似道比就已经落了下乘。
  所以虽然整首词中没有一个暗讽或者嘲弄的字眼,依然让那些荷尔蒙分泌太盛的士子们无不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滚烫。
  “莫不是又是有人准备好的吧?”一个士子心中羞愧,嘴上不由自护的嘟囔出声。
  “就是,莫不是又是昨夜那人给写的?……”
  “极有可能……”
  声音虽小,但是却恰到好处的能让很多人听到。
  领着贾似道朝着听澜亭行去的郑弘听到这样的议论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不动声色的回头瞟了跟在身后的贾似道一眼。
  “方申兄,请!”贾似道看到郑弘微微一笑抱拳一礼道。
  “师宪兄,请!”郑弘没想到贾似道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寒暄,脚步微乱连忙回礼。
  他是没有听到还是真的如传言说的那样失忆之后心性大变?以前的贾师宪可从来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郑弘脑中一闪而逝。对他而言不管贾似道怎样跟他的关系都不是太大,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代笔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而且还是极为的平常。毕竟不是每个出身好的人都能有好的才学的,尤其是诗词这样需要功夫的东西。
  如果贾似道真的有人代笔,在这瑟苑诗会中被人戳穿,倒也不能说都是坏事。如果真是是他所做,这个时候更没有必要趟这浑水了不是?
  至于贾似道,他自然是听到了那些其实根本没有刻意掩盖的议论声。对这样的怀疑,他早就知道。
  树大招风的道理他比谁都清楚,更何况在此之前他虽然有些才名但是总体来说还到不了这样个地步,再加上风评一向不是太好,所以在来这瑟苑诗会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被人攻讦的心理准备。
  诗词自然是抄袭的,但是却绝对没有人能够找出来自己抄袭的证据。既然找不出来,那么不用怀疑这些诗词就自然是他所做的了。
  对那些攻讦的人,总不能狗咬你一口你也回头去回咬一口不是?这一直都是他处事的原则,只要不触及底线,随便你怎么折腾,仅仅是因为几个人妒忌腹诽几句就要弄的仇深似海,心胸狭窄不狭窄暂且不说,最起码这生活实在是太过无趣了些。
  所以对那些人说的话,他只当耳边风。可是他能够当作耳边风,并不代表着别人也可以当作耳边风,尤其是对某个颇有些大彻大悟之态的人来说,这样的攻讦和腹诽简直是不可容忍之事。
  “王克、秦寿你们两人端的是无耻之尤,丢尽我读书人的颜面!”余赐疾步走到刚刚嘟囔的两个士子面前,指着其中两人高声怒斥。
  禽兽?
  走在郑弘身后的贾似道听到余赐叫出来的名字不由一个踉跄,险些撞到因为听到余赐怒斥突然停下脚步的郑弘背上。
  这该有多大的仇才能取出这样的名字啊?贾似道站定,心中喟叹着看向后方暴怒而出的余赐。
  对余赐会主动站出来帮自己说话,他是没有想到的。原本以为余赐只是在跟自己演戏,只是如今看来显然不是那样简单了,如果余赐是在演戏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作壁上观,而不会将自己给拉进这浑水中,直接同那群只会风花雪月、无病呻吟的士子们冲突,而且还是为了自己。
  既然不是演戏,那么似乎也只有一个解释了,余赐确实病了,而且病的不轻。贾似道实在是懒得动去想余赐到底想做些什么了。
  “余子万,你当真是欺人太甚。王某和公明兄看的清楚,他贾师宪同美人调笑至今,随后提笔就书,他贾师宪是清真居士否?纵观过往,他贾师宪何曾有过此等大才?难不成调戏民女未曾被人砸死,反有那文曲星下凡附体不成?
  倒是你余子万,昨夜琼林宴上他贾师宪假惺惺放你一马,今日你就甘愿做其犬牙,为其摇旗呐喊,我看你余子万才真正是丢尽我读书人颜面,我王昱承耻于同你这等自甘堕落之辈为伍。”
  那叫王昱承的士子说着撩起儒衫下摆用尽力气一撕,狠狠的将那短短的布条扔在余赐脚下,看也不看余赐仰起头颅做高傲状。
  “好!昱承兄当真是我辈楷模,公明佩服!我秦公明也耻于同余子万、贾师宪之辈为伍。”那叫禽兽的士子一脸振奋的击掌叫好,然后有样学样想要来个割袍断义,却不曾想半天没撕开,最后只得讪讪作罢站在王昱承身后对着余赐怒目而视。
  “你……你……”
  余赐显然没有想到这叫王昱承的士子竟然如此的伶牙俐齿,而这却又恰恰是他的弱项,白净的面庞被气的青紫一片,一时间却是忘了去辩驳了。
  “子万兄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王昱承行的端坐得直,子万兄还有何话说?只要他贾师宪能证明这诗词是他自己所做而不是别人代笔,我王昱承愿亲手为子万兄和他贾师宪端茶认错,从此见到两位就执弟子礼,如何?诸位同仁可为昱承作证。”
  王昱承原本是被余赐逼得狗急跳墙才不得不选择彻底的同贾似道和余赐撕破脸皮。
  毕竟他刚刚嘟囔的话,如果余赐没有直接点出来,就算贾似道听到了也没有什么,可是被余赐当着这么多士子还有郑清之以及请来的几位国子监教授的面叫出名字,当面怒斥,如果他不声不响的应下去,那么他这一辈子也就完了。
  大宋朝的文人最为崇尚的什么?傲骨铮铮啊!
  做为文人而且还是新科的进士被人指着鼻子怒斥,不敢出声,谁还能看得起?丢了脸面,今后何来前途可言?
  更何况他的名字都已经被余赐给点了出来,这个时候否认已经不可能,余赐能够听到,其他人听到的肯定更多。
  所以,不管他做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算是彻底的得罪了贾似道和余赐。
  王昱承虽然才学不是很高,但是情商却不低,他不傻。
  因为这代笔和不代笔本身就是个无解的命题啊。难不成还扒开贾似道的脑壳看看他脑子里面是不是有这诗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能扒开脑壳看,那么同样的道理,谁又能证明这诗词就是贾似道做的?贾似道自己?好吧,我还说他是别人代笔的呢。
  所以既然已经得罪了,那还不如干脆得罪的再彻底一点,咬死了贾似道的诗词不是他自己做的,而是别人代笔的。
  更何况,他贾似道原本的风评就不好,如果真的在这诗会上真的证明了贾似道的诗词都是别人代笔的,那昨夜的琼林宴上的诗词他贾似道就是欺君大罪了,能不能活着还是个问题呢。
  到了那个时候,他王昱承可就是瞬间声名鹊起啊。有了名声,即便贾似道不死,和余赐想要对付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不是?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瑟苑诗会上还有郑清之这些大佬在,而这瑟苑诗会是郑家举办的,扰了诗会会不会得罪郑清之?已经得罪了两个背景深厚的人,再得罪郑清之那就确实要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郑清之或者郑弘任何一个人出来阻止,王昱承感觉自己已经摸到了郑师的脉搏了。那就是,郑师似乎也在等着什么。
  想明白了这些,王昱承心中却是愈发的得意了,看着惊怒交加以至于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余赐,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一干士子抱拳一礼,兴口就立下了赌注。
  “我愿为昱承……”
  “好!昱承兄当真豪气,这个赌我贾师宪代子万兄接下了。”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医统江山  明贼  大官人  寒门崛起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重置属性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三国之羽威天下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全能房东  三国之凉州王
 明末之秽土转生  大唐天子  韩娱之弃星  寒门状元  命元大时代
 隋末大帝  大魏能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