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十六章 桃花羞作无情死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听到贾似道是话郑弘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看起来有些扭曲。
  是啊,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贾似道再不做些什么怕是他确实需要一辈子背上这作弊的污名了。唤作是自己,自己能够退让吗?www@c66c!com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啊。
  郑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听澜亭,没有得到任何讯息。然后对贾似道抱拳一礼默默的退到一边,显然是认同了贾似道的话不打算再做和事佬了。
  “呵呵,谢方申兄体谅。这样吧,贾某不能背这作弊的污名,不过方申兄的面子也不能不给。这样吧,今天蒲芳兄等人以文会友贾某接下了,对赌之事就此作罢。”
  郑弘没有想到贾似道竟然会如此给他面子,心中顿觉暖洋洋。在这样的场合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贾似道如此的体谅他,让郑弘对贾似道的好感度顿时急剧飙升。
  “但是,昱承兄、禽兽兄还有他三人如果不接赌,那就都一边玩儿去吧。”贾似道对着郑弘笑笑,继续道。
  对于贾似道后面这句话郑弘并没有感到太过意外,这一次他是用心听清楚了贾似道说的话,所以早就料到他还有下文。
  贾似道并不想真的一下惹了众怒,表现的太过咄咄逼人一下得罪了所有的士子那是蠢货才会做的事情。这些士子都必然会被授官,打击秦寿这三个冒头的,以德服人拉拢其余人才是王道啊。
  当然之所以区别对待这些人,最为主要的也还是因为刚刚陈蒲芳的一番话,而不是真的跟贾似道说的那样是给郑弘面子。
  如果陈蒲芳没说那句话,而是跟秦寿等人一样,就算郑清之来了贾似道也不会给半点面子。他一直坚信一点,那就是面子是靠自己争来的,而不是要别人给的。
  “贾师宪……你……当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程元秋指着贾似道一跳三尺高,扯着嗓子指着贾似道哆哆嗦嗦的道。
  一边的王克、秦寿两人也跟程元秋一样,见到贾似道直接视自己三人为无物,无不气的几欲昏厥。能够得中进士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的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另一边,陈蒲芳等十余个一时气愤站出来的士子却是悄然的拉开了同王克、秦寿、程元秋三人之间的距离。
  实在是贾似道太过淡定了,淡定到让一干怒火渐渐消逝慢慢清醒过来的士子们心中无不七上不下的。
  能够直接用欺君大罪以自己的九族做为赌注,要么是贾似道被人砸了脑壳不仅失忆了而且还脑子直接坏掉了,要么就是贾似道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压服众人。
  而从刚刚贾似道一连串的表现来看,怎么都不像是脑壳有病的人不是?
  当然也不排除贾似道是在故作镇定来吓唬众人,毕竟赌徒的心理可是不能以常理来揣度的。而贾似道先前除了狎妓外,貌似就是对赌最为精通了、
  不过不管贾似道是故作镇定也好,还是真的有十足把握也罢。清醒过来的陈蒲芳等人都不想来趟这浑水,这么多人车轮战贾似道一个人,赢了名声也好不到哪去,输了更要平白多个师傅,哪还有脸见人?
  再加上秦寿、王克等人的作为也实在是有些下作。嫉贤妒能也就罢了,得意忘形之下甚至大有将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的意思,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过小人了些。
  所以贾似道说出跟他们以文会友之后陈蒲芳等人立马旗帜鲜明的同秦寿等人划清了界限。
  “程兄不要太过激动,怒易伤身啊。”贾似道对着程元秋抱拳淡淡的道,“如果三位觉得一定可以赢,那就立下字据吧。如果不敢的话,那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郑师还等着呢。三位说是与不是?”
  “好,今日我王昱承就同贾兄赌了。”王昱承回头看看秦寿和程元秋两人,把心一横,咬咬牙怒喝出声。
  “哈哈,王兄果然豪气,贾某佩服!禽兽兄和程兄意下如何?”贾似道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
  “昱承兄豪气,公明岂能退缩!”秦寿此刻知道知道已经退无可退,虽然没有明言,言下之意却是已经接下这赌局。
  此刻就剩下程元秋一个人没有说话,一时间场中所有人的眼睛都齐齐停住在他身上。
  几滴汗珠出现在程元秋的额头上。
  “贾师宪,可是由我等随意出题,你来依题作诗?”
  “是!”
  “作诗时间几何?”
  贾似道看着紧紧盯着自己的程元秋眼睛微眯。
  “盏茶时间为限!”
  “哗!”
  场中再次一阵骚动,一盏茶时间不过四分之一炷香而已。这么短的时间作出一首诗词,而且还是由别人出题贾似道依题作诗,贾师宪是不是太狂妄了些?这是场中一众士子们心中齐齐浮现的想法。
  “哈哈!好!贾兄豪气实在让元秋佩服不已,拿纸笔来……”
  “慢!”一直站在贾似道身后的余赐爆喝出声,“程元秋,你当真是无耻之尤……”
  “余子生,这是贾兄亲自应下的,关程某何事?莫非你想让贾兄食言而肥?”程元秋得意的笑了,打断余赐的话。
  “子生兄,无妨无妨!”贾似道拉住想要说话的余赐笑着道,“既然程兄提了个要求,那么贾某也说个小小的要求如何?”
  听到贾似道的话,秦寿、王克、程元秋三人心中齐齐一紧,盯着他却是没有接话。
  “呵呵,不用这么紧张。贾某只是想问问,如果三位一直出题,贾某一直作诗那该何时是个头?更莫说还有蒲芳兄等人,三位说是与不是呢?所以,这出题数目也该有个限制才是。”
  “师宪兄言之有理。这样吧,昱承兄、公明兄、元秋兄以及蒲芳兄等一众同仁,一人一题如何?”
  郑弘这个时候接口了,话说的倒是极为公允,当然其中自然有投桃报李的意思拉。
  “蒲芳以为如此甚好!”郑弘话音才落,陈蒲芳就接口道。
  “我等也以为甚好!”
  其余一众站出来的士子也纷纷接口应道。
  场中人的视线再次汇聚到始作俑者的秦寿、王克以及程元秋三人身上。
  “方申兄言之有理,我等三人无异议!”王克看了一眼秦寿和程元秋一眼,无奈的应道。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三人再坚持下去,那只会让众人更为鄙夷,王昱承三人心中都是极为的清楚。毕竟贾似道从一开始就用的光明正大的阳谋,堂堂正正的对赌。
  “哈哈!如此甚好,拿纸笔来!”
  ……
  看着那张放在场地中央签有贾似道和秦寿、王克三人名字并按了手印的纸笺以及那已经放置好的沙漏,桃花源中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
  众多的士子以及一直在小声议论的一众头牌名妓们也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知道,一场龙争虎斗就要上演了。
  “三位谁先来?”贾似道看着秦寿三人微微一笑。
  “元秋不才,先抛砖引玉来领教贾兄高才。”三人对视一眼,程元秋率先站了出来。
  “呵呵!元秋兄,客气,请!”贾似道伸手作势请道。
  程元秋握紧了满是冷汗的手掌:“今日我等都在这桃花源中,就请贾兄以这桃花为题赋诗一首如何?”
  这个命题倒也周正,极为的应景很是贴切,并没有太过刁钻。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闲窗伴懊侬。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程元秋话音刚落,贾似道已经应声吟出诗词!
  场中瞬间一片死寂!
  时间太快了,几乎没有任何的间隔,就好像两人早就演示过很多遍一样!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两人绝对不可能之前有过交集!
  “好!”
  余赐最先回过神来,激动的爆喝出声!
  也因为他这一声爆喝,原本惊讶失神的场中众人终于回过神来。虽然没有人说话,但是看向贾似道的眼神却已经是截然不同了。
  至于程元秋和秦寿、王克三人更是无不脸颊煞白一片。
  “此诗名为,下一个!”
  贾似道没有管周围的人,顺手提起案几上的酒壶仰头灌上一口,清喝道。清澈的酒水随意的洒落在衣襟上,本应是狼狈,只是在此刻的他身上却显得豪放非常。
  粉纱屏障内的一众头牌名妓无不看的美目异彩连连,甚至情不自禁的娇呼出声。
  “请贾兄以月为题!”王昱承咬牙。
  “哈哈!好题!”贾似道大笑出声,提着酒壶仰首灌上一口朗声道:“一种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庾郎未老,何事伤心早?素壁斜辉,竹影横窗扫。空房悄,乌啼欲晓,又下西楼了。此诗名为吧。”
  短暂的死寂之后,桃花源内的一众士子和名妓们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骚动。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还是么?有这个可能么?没有人会这样肤浅的认为!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医统江山  明贼  寒门崛起  大官人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重置属性  三国之羽威天下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三国之凉州王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全能房东
 明末之秽土转生  寒门状元  大唐天子  韩娱之弃星  隋末大帝
 大魏能臣  命元大时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