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十章 不醉不归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阳光正好,凤凰山连接临安城的大道上,行人如织。红男绿女三五成群,鲜衣怒马,却都是踏春出游的无聊人士。
  路边的各色小贩鳞次栉比的沿着大道延伸,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www*ttzw*com
  贾似道悠悠然的在顺着人流而行,贾全儿却是目光呆滞的跟在贾似道身后。
  前往瑟苑参加诗会的众多新科进士们每个人身边都会跟着一个、两个的小厮或者书童,这是身份的象征。
  当然,这为数众多的小厮或者书童,自然是不能跟他们的主人一样有着坐席。郑府的仆人们专门为这些小厮书童们在桃花源一侧安排了凉席,各类点心茶水却是同样供应充足。虽然跟一众士子们享用的美酒美食相比,却也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贾全儿全程目睹了自家公子一词惊艳桃花源随后与人对赌大杀四方、出口成诗冠绝一众士子的所有经过。
  如果要说这大宋朝有谁最了解贾似道的话,怕是舍贾全儿再不会有其他人了。他名义上的老婆徐若曦自不用说,连洞房都没有入过的两人,说不定这两天说的话就要超过以往所有了。
  至于对贾似道宠溺的有些过分的贾贵妃,只能在宠溺上能称为第一,对贾似道的了解上,却是远远不及跟贾似道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贾全儿的。
  正是因为贾全儿比谁都要了解贾似道,所以贾全儿要比那些摸不清楚状况的人要惊讶的多,以至于到如今他依然对自家公子在桃花源中的表现感觉如同在梦幻中一样。
  如果说清醒过来之后忘记一切性情大变的贾似道只是让贾全儿感觉有些奇怪有些别扭的话,那么今天他看到的贾似道,却是已经让他根本不敢相认了。
  一个疑问一直在贾全儿脑中盘旋,自己身前的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公子吗?贾全儿不知道。
  “师宪兄……师宪兄……”
  喧闹的人声中,几声呼喊遥遥传来。
  正兴致勃勃这个小摊看看那个小贩前摸摸的贾似道听到声音止住脚步,回头望去。
  密集的人群中,在两个小厮的开路下挥舞着手臂的余赐若隐若现。
  哟呵,这余赐看来还真的是赖上了不成?贾似道略一沉吟,在路边寻了个行人少点的地方站定,等着余赐赶上。
  “呵呵,贾全儿,是不是不相信那些诗词是我写的?”
  贾全儿一路上的异状贾似道自然心知肚明,只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说的通。毕竟,他也清楚,作为一直跟在前身身边的贾全儿显然要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具身体的主人。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的通,但是问题总要面对才是。他也想借着这个功夫先将贾全儿给彻底的搞定了。
  “啊?”呆愣愣的贾全儿听到贾似道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将头摆的跟拨浪鼓似得,连声懂啊:“公子,小的没有!”
  “真的没有?”贾似道似笑非笑的看着贾全儿。
  “没……有……有一点儿……”在贾似道的注视下,长久以来生活在贾似道的淫威下,贾全儿终究还是怯怯的说了实话。
  “这些诗词不是我做的。”
  “啊!”
  “是我还躺在床上没醒过来的时候有人在梦里告诉我的。”看着神经兮兮到处张望生怕被别人听去的贾全儿,贾似道心中微暖,笑着继续道。
  本来很是担心的贾全儿看着贾似道,真的很想给他翻一个白眼或者送他一个中指,当然如果贾全敢或者说他知道中指的意思的话。
  “你小子!我还是我,还是那个会狎妓会玩蛐蛐的我。只是,死了一次,明白了一些东西而已。”
  贾似道拍拍贾全儿的肩膀,看着天上翻滚的朵朵白云,长长吐出一口气。
  贾全儿依然很迷惑,他并没有听懂贾似道这番似解释又好似不是解释的话,但是他知道,这身前站着的依然是自己的公子,只是公子变了。
  想到这里,贾全儿陡然又开心起来。
  对他来说只要贾似道还是那个贾似道,公子还是自己的公子,这就行了。
  更何况虽然现在的公子忘记很多东西,不像之前一样好色好赌爱玩蛐蛐儿。但是却突然会做诗写词了啊。
  想想之前桃花源中那些同为小厮书童的人在听到公子是诗词后看着自己的眼神,贾全儿突然觉得这样的改变,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呢。
  看着旁边短暂的忧郁之后,又开始傻笑的贾全儿,贾似道无奈的撇撇嘴,自己的担心貌似完全是多余的啊。
  ……
  “师宪兄,让子生好找啊。”余赐看着好整以暇的贾似道,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道。
  “子生叫我师宪就好,兄长兄短,端的是太过见外了不是?”贾似道没有接余赐的话,笑着道。
  “师宪兄……师宪果然豪气,那子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余赐听到贾似道的话,却是很开心。
  贾似道既然让他直接呼字,而且也同样用字来称呼他,就表现已经不再当他是个陌生人,至少可以算做半个朋友了。
  这让本来就刻意同贾似道交好的余赐自然是求之不得。
  “呵呵,子生不在瑟苑参加诗会,怎么跟我一样溜了出来?”
  “溜出来?”余赐听到贾似道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师宪这句话若是让郑公听到,怕是要到宫中找圣上告上一状了。没了师宪兄,这诗会还叫诗会吗?所以子生也就溜出来寻师宪兄了。师宪可愿与子生喝上一杯?”
  “喝上一杯?”贾似道眼神一闪,“你我二人?”
  “正是!不知师宪兄意下如何?”
  这是正戏要来了么?
  “固所愿而不敢请尔!”
  “哈哈,师宪,请!”余赐大笑出声。
  “请!”
  两人大笑着挽手同行,倒像是认识很多年的挚友一般了。
  “师宪还能喝吗?”
  “子生以为呢?”
  “郑公怕是会很不高兴。”
  “哈哈,郑公德高望重自不会跟我等小子一般见识的。”
  “那今日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
  “师宪,子生等等,师宪子生等等我!”挽着手臂的两人刚刚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道极为熟悉的人声。
  史祥?
  贾似道和余赐讶然的对视一眼,回头看间,人群中气喘吁吁挤过来的不是史祥还能是谁?当然,除了史祥外,容貌绝美的跟屁虫纳兰玉也是跟了过来。
  不过相对于史祥的两个大汗淋漓才能挤出一点小路的亲随,纳兰玉的两个护卫就要彪悍的多了。道上的行人看到两人凶神恶煞的模样无不纷纷躲避,所以跟有些狼狈的史祥相比,走在人群中的纳兰玉倒更像是在悠哉悠哉的漫步踏青。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过史祥也只敢在心中腹诽两句,对这个被自家姐姐看上的小妞儿,却是不敢有半分的懈怠的。惹怒史珍香的后果,仅仅是想想就已经足够让史祥不寒而栗了。
  “宗晟兄怎么也出来了?”余赐跟史祥很熟。
  余天锡一介布衣出身平平,能够走到今天坐上户部尚书的位置,权重一方,没有史氏一族的帮衬尤其是史弥远的帮忙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而郑清之则是跟余天锡不同。从最初郑清之甘于居于史弥远相府中做一幕僚时,就是为了得到史弥远的赏识最后进入朝中中枢。
  史弥远需要郑清之这样名声不错的大儒帮衬,而郑清之则希望通过史弥远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两人之间各取所需的诉求要远远多于两人之间的交情。更莫说那个时候郑清之已经知道史弥远在密谋废除太子准备助赵昀登基了。
  一个帝师的身份,已经足够他捞取需要的资历和资本了。
  所以,相对于郑清之,余天锡和史嵩之之间的交情要远比两人同郑清之的交情要来的深厚的多。毕竟,余天锡本就是靠着史氏一族才能走到今天的。
  “今日诗会的风头被师宪兄一人占尽,少了师宪兄这诗会还有什么看头?”史祥眼神复杂的看着贾似道,笑着道。
  “听贾全儿说那娇娘也来这诗会助兴了,宗晟兄莫不是移情别恋了?”贾似道看了看站在史祥身边一言不发的纳兰玉一眼,半真半假的笑着道。
  这小妞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
  “额……早前是宗晟太过孟浪了,今后宗晟绝对不会再对娇娘姑娘有半点心思,还请师宪兄莫怪,莫怪!”
  “……”
  一句话玩笑话却换来史祥这样一个答案,贾似道却是怎么也没有想都的。
  这还真成香饽饽了。
  “哐当!哐当!前方行人避让!避让!”
  恰在此时声声锣鼓声合着中气十足的要求行人避让的吆喝声,从前方的御道上遥遥传来。
  这么多的行人,这个时候还有官员出巡?
  抬头望间,漫天的各色旌旗招展,旗帜正中一面枣红色的大旗上四四方方一个斗大的“孟”字清晰可见!
  还是一员武将?
  “咦!”贾似道身边的史祥突然惊咦出声,“该不会是孟将军已经到临安了吧?”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明贼  医统江山  寒门崛起  大官人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三国之羽威天下  重置属性
 三国之凉州王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寒门状元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隋末大帝  明末之秽土转生  全能房东  大唐天子  大魏能臣
 韩娱之弃星  命元大时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