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六十四章 嘉熙二年春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齐将军!这是何意?”
  即便杜水仙在好的涵养见到齐泰竟然做出这样没有道义的事情,也不禁没了耐心,一双美目中寒光闪烁,娇声喝道。
  她身后原本手已经放松下来的几个壮汉,也都是再次摸上了腰腹处,杀气腾腾的看着齐泰等一干人。另一边,殿前司兵卒也都是深知这些人的脾性,本来放下的刀剑却是再次举了起来。www!ttzw*com
  大堂的气氛陡然再次紧张起来,双方剑弩拔张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之势。
  “嘿嘿,杜当家。本将银子收了不假,可是本将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人了?再说了那都是脏银,本将却是要尽皆上缴府库的。这私拿脏银的罪名本将可是担待不起啊。”
  “兀那狗贼……”
  “住嘴!”齐泰面色一变爆喝出声,恶狠狠的盯着杜水仙身后刚刚骂他的壮汉看了半响,随后看着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的杜水仙阴阴笑着道:“杜当家,莫非真不知道今日这临安城发生了什么大事?以杜当家遍布临安城的手下弟兄,临安城任何的风吹草动何时能瞒得过杜当家?难道,杜当家这是……心中有鬼才如此着急想将我等赶走不成?”
  往日里杜水仙孝敬是不少,但是绝对不会给的这样随性,而且面对这样的轻薄还能忍住没有发作,实在是有些反常。
  “咯咯。”
  杜水仙听到齐泰的话先是短短一愕,随即娇笑出声,胸前两团嫩肉不断的颤抖似乎随时都能从那薄薄的衣衫中弹跳而出。
  看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杜水仙,周围一干殿前司兵卒包括齐泰无不暗暗是一阵口干舌燥。更有甚者已经悄然的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弓起了身子。
  真他娘的是个妖精。齐泰小腹微躬,吞了口唾沫暗骂一声。
  “齐都头说笑了,水仙只是这临安城中讨口饭吃的弱质女流罢了。承蒙各方抬举,才勉强有了些名声,水仙怎敢赶齐都头走呢?”
  杜水仙风情万种的撩了撩额上的秀发,笑吟吟的道。
  “哼!今日午时孟大帅回京述职在御街上被数十歹人行刺,圣上震怒,所以齐某也是奉命而为,杜当家、各位还是请吧!”
  齐泰没有继续跟杜水仙争辩,杜水仙避重就轻的说话反而让他心中更是笃定了杜水仙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弄不好还是帮凶也不一定。
  如果这杜水仙真的是帮凶,那么自己将她们缉拿回去问出些什么,即便杜水仙背后的崔丞相回到临安城,又能奈自己何?
  杜水仙听到齐泰的话俏脸上神色一阵变幻。
  “齐都头,既是奉命而为,水仙自然要遵朝廷法令愿跟齐都头走上一遭。只是水仙乃门中大当家,想必此事有水仙一人足矣,门中诸弟兄可否不用同去?呵呵,今日水仙斗胆向齐都头求个人情,日后必有重谢如何?”
  “嘿嘿,杜当家这个情若是平日里本将是求之不得啊。只是今时不同往日,齐某可不想为了美人放了刺客丢了脑袋。”
  齐泰什么时候见过“毒水仙”这般低声下气的求人,心中舒爽之际,却是依然没有忘记在口上再占些便宜。
  杜水仙脸色微变。话到这个地步,任谁都知道齐泰这是铁了心要将他们这些人都带回去了。
  “不过杜当家不用太过担心。这一次事情太过重大,圣上震怒,赋闲的申国公都奉诏出来统筹临安府和殿前司缉拿刺客,临安城的各个码头怕是一个都不会拉下。杜当家到时候会碰到很多熟人的。听听外面的动静就知道了。”
  齐泰也担心真的把杜水仙这一批人给逼急了。虽然说他周围有百余人的殿前司兵卒,但是他很清楚,如果把杜水仙逼急了,别人会怎样他还不知道,但是杜水仙干掉他还是可以的。他人都已经死了,美人和功劳又有什么用?
  这番话说出来齐泰明显感觉到杜水仙和他身后的一帮手下脸色都微微放松了。
  也是,如果真的只是针对杜水仙,反正都是一死而已,还不如舍得一身剐先杀个够本。现在既然知道不是专门来针对他们,那么也就好说了。
  “水仙可否着人给义母送上一封书信?”
  杜水仙摸了摸小六儿的脑袋,淡淡的道。既然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她自然不会再给齐泰好脸色。
  事实上齐泰想的同事实差不了多少。杜水仙确实知道一些孟珙遇刺的内幕。只是,同为道上中人,而且还同某些人有着一些渊源,所以不能说出来,但是心中确实有些顾忌。
  “呵呵,杜当家自便就好。不过这书信……”
  “水仙着人送去,当然齐都头如果不放心也可派人跟着便是。”
  “哈哈,杜当家哪里话,齐某怎会不信杜当家。那好,杜当家写好书信着人送去便是。不过临安城有些乱,本将还是派两个兵丁跟随也免得不少麻烦不是?”
  杜水仙提笔匆匆写上几句话,封好之后交给先前叫到的小四。很快,小四就在四个殿前司兵卒的护送下消失在夜幕中。
  “杜当家,各位,请吧。”
  ……
  确实如齐泰所说的那样,同样的事情,在临安城各地上演着。
  这一夜,临安城大大小小的码头帮派都被殿前司以及临安府的巡捕扫荡一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临安城的大牢已经装不下了。
  ……
  临安府府衙后堂。
  赵琦看着不软不硬的将郑清之给顶了回去的贾似道,脸上闪过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早就听说过这贾国舅死里逃生之后性情大变,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郑清之这老狐狸以为贾似道年轻冲动,就想让他去打头阵,如此一来即便刺客真的捉不到,想来本就是想让自己的小舅子来捞政绩和资历的皇帝也不会太过责罚于他。却没有想到,这小国舅竟然比老狐狸还要狡猾,根本不上当啊。
  原本以为郑清之和余天锡两人联手在对付自己,如今看来这贾似道和郑清之似乎并不怎么对路啊。
  看来今天郑阔之事,还需要再筹划一番。如果能不做敌人那是最好了。
  “师宪过谦了。”
  被贾似道看破不软不硬的顶回来,让郑清之实在是有些尴尬,端起茶杯掩饰道。
  “哈哈,此事需从长计议从长计议,郑公为官家分忧之心实在让我等自叹不如啊。”余天锡看了半天,对贾似道也算是有了个直观的认识,笑着出声打圆场道。
  “老夫忏愧,忏愧!”
  有余天锡打圆场,郑清之也就顺坡下了。
  “呵呵,良策师宪虽然没有,不过有些想法却是可以说给三位大人听上一听,还请三位大人提点。”
  贾似道不想成为郑清之的马前卒不假,但是他这次也确实是有心想帮赵昀挽回颜面。
  姐姐,好吧,虽然是个很陌生的东西,不过能有这样一个曾经的陌生人不计所有、不问你想不想愿意不愿意的关心、爱护着你,有些抗拒有些不适,可是感觉确实不错啊。
  至于便宜姐夫么,虽说是个好色之徒,在便宜姐姐死了没多久马上就移情别恋了,但是至少在便宜姐姐还在世的时候确实做的很不错嘛。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更何况他一向不喜欢欠债。
  这一次也就当自己还了便宜姐夫给自己这样一个重位的回报好了。
  郑清之愣愣的端着茶杯看着贾似道,是不是自己真的老了所以耳朵也聋了?这油盐不进的小子刚刚才把自己给顶回来,现在又说有些想法?只是,有些想法跟良策有什么不同?也就是不同的两个字吧?
  这边余天锡和赵琦也是有些愕然。
  刚刚贾似道把郑清之顶回去的事情就在数息之前吧?转眼之间这小子又自己把自己送进去了?
  贾似道笑着耸肩摊手点头。
  同情的看了一眼郑清之,余天锡算是明白了,这小子是想做点事的,只是不想被人当作枪使罢了。
  郑公这是太过心急了啊,这小子哪有半点年轻人的冲劲嘛,完全就是一个饱经事故的老狐狸啊。
  “师宪快快讲来。”余天锡急忙道,生怕贾似道又改了主意。
  赵琦看着神情坦然的贾似道,若有所思。
  “大人,如今临安城的大牢是不是已经人满为患了?”瞥了一眼安静的有些不正常的赵琦,贾似道抱拳道。
  “师宪所言不差,临安府和殿前司捉拿了临安城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无数,此刻还有不少正在押解回来的途中。”
  “那就都放了吧,还在押解回来的人也不用押回来了。”轻轻合上茶盖,贾似道将茶杯放在圆桌上,淡淡的道。
  “荒谬之至!”一直很安静的赵琦这个时候终于受不了了,看着贾似道冷哼出声。
  “师宪……这是……何意?”余天锡显然也没有想到贾似道会说出这样一个办法,虽然也有些意外,不过却要比赵琦淡定的多。
  “诚然,对孟帅的刺杀数十名刺客,临安城那么多的三教九流总会有人跟他们打过照面或者说有过接触,不过如此多的人,又该如何查出到底是那些人跟那些刺客有过接触或者说本身就是他们的帮凶呢?
  想来诸位大人是想着把这些人抓回来慢慢审了。不过圣上只给了我等一月之期。一月之期,怕是我们还没有审完这数量如此之多的各门各派的当家大哥们。
  再说,法不责众,更不要说同刺客有过勾结的人显然不会很多,不然临安府和殿前司早就收到消息了。大多数人都还是无辜的。
  这些人哪个人手下不是有着众多的帮众?万一引起骚乱,难道都要杀光吗?且不说,如今蒙古人大敌当前,怕是就盼着我大宋乱起来呢。
  退一万步讲,就算把这些人都抓起来,把他们的徒子徒孙也都抓起来。这才刚刚开始临安府的大牢已经装不下了,放在何处?若是刺客再趁机作乱,在牢中放上几把火,烧死一些人,那些人的徒子徒孙还不闹将起来?
  一路行来,师宪看到的大多都是借着搜捕之名行那搜刮之事的勾当。何谈搜捕一说?如此下去,余公、郑公,怕是我等刺客搜捕不出,而要受天下万夫所指,为圣上拉尽临安城百姓仇恨了!
  如今我大宋朝国势维艰,外有强敌窥伺一侧,若是内再生民乱。哼哼,一旦有变,我们就将是大宋朝的千古罪人!”
  贾似道没有搭理赵琦,手指轻弹桌面,轻声叹道。
  一席话,郑清之和余天锡已经是听的冷汗淋漓。
  作为朝中重臣,这些事情他们不是不会想到,只是如今为了给赵昀一个交代,有些事情被他们刻意的疏忽了,再加上他们都身在高位,很少有接地气的机会,自动就忽略了最底层也是最基础的百姓。
  表面上看唯一能够勉强保持镇定的怕是也只有赵琦了,不过从赵琦那不断摩挲太师椅扶手的手就可以看出,他心中远不如表面表象的那样平静。
  郑清之慌忙将被烫的有些疼的手甩甩,尴尬的道:“师宪继续说。”
  “不仅要将抓起来的人都放了,而且我还希望郑公、余公还有赵将军从今夜起就不要行那宵禁之事,也不要再让巡捕和殿前司兵卒四处搜捕,尤其是不要做那破门而入之事,他们到底是在搜捕刺客还是在借机鱼肉百姓,想来三位大人比师宪更为清楚才是。”
  “这……圣上若是问起……”郑清之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着道。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贾似道不是不想出头,而是不想被自己当枪使,如今的状况是他不仅要出头,而且似乎要将这一次的缉拿之事全盘接下的意图。
  能够将这样一个烫手的山芋丢掉,郑清之自然是心中高兴万分。
  “郑公不用担心,圣上那里师宪自然会有所交代。等等师宪就会进宫求见圣上。”贾似道丢给郑清之一个鄙视的眼神淡淡的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郑清之权当没有看见贾似道的白眼,反正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拿贾似道怎么样,更重要的这小子虽然桀骜不驯,但是碰到大事的时候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至少如今看来是这个样子啦。
  “那此事,就全依师宪所说如何?”余天锡看了一眼赵琦。
  “且慢,老夫以为余公可与老夫一同进宫面圣,请陛下下诏将此事尽皆交给师宪全权处置。后生可畏啊,余公,同老夫一道给师宪打打下手如何?”
  郑清之捋着胡须,叹声道。
  “固所愿而不敢请尔!”余天锡笑着应道,随即看向神色阴晴不定的赵琦:“不知赵大人意下如何?”
  “本将尊陛下诏令行事!”赵琦看了贾似道一眼,冷冷的道。
  赵琦很清楚他本来就不太受赵昀待见,如今摆明了赵昀要捧他的小舅子贾似道,余天锡还好说,他本来就是做跳板用的,当然他也是心甘情愿做跳板的。只是郑清之这个老东西也不要脸皮的给贾似道这个据说在瑟苑诗会上没有给他半点面子的毛头小子抬庄就实在是出乎赵琦的意料之外了。
  两个老家伙已经明确标识支持,而且郑清之本身就是这件事上的统筹负责之人,不用想,本就想捧小舅子的赵昀一定会答应的。
  “呵呵,两位大人的爱护之情师宪感激不尽,只是此事师宪以为不必如此。还是有郑公坐镇,师宪么只是给两位老大人打打下手聆听提点,如此就好。”
  郑清之的想法贾似道有些摸不准,不过他本来就没想过自己挑大梁。躲在这些老狐狸的背后,做好该做的事情,就足够了。
  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啊。
  “这……师宪……”
  “郑公心意师宪心知就够了,不过说实话,师宪遭逢大劫死里逃生之后,却是对官之一途兴趣缺缺,不过身为臣子为圣上分忧本是分内之事,不必太过张扬。”
  郑清之、余天锡、赵琦三人听到贾似道的话,无不瞪大了眼睛愕然的看着贾似道。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会听到贾似道亲口说出对做官兴趣缺缺的想法。上面有天字第一号大腿可以抱,那在官场上还不是平步青云?谁不想权倾朝野?
  贾似道坦然的看着郑清之三人,肯定的点点头。
  三人看着一脸坦然的贾似道算是明白了,就是这样一个天字第一号大腿,贾似道却是似乎真的不太想抱。而听他的口气,今天做这个通判,似乎更像是真的为了帮皇帝一把而已。
  帮皇帝一把!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郑清之和余天锡赶紧的甩甩脑袋,将它从脑中驱赶出去。
  皇帝需要让人帮吗?
  这个……还真的是不太好说啦!
  苦笑着对视一眼,郑清之和余天锡也不知道自己两人是该庆幸还是该惋惜,轻叹一声不再提进宫面圣之事。
  他们都看到贾似道眼中的坚定之色,那根本不似在说笑。
  “如此,老夫和余公两把老骨头就要窃据师宪之功了。”
  “固所愿而不敢请尔!师宪多谢两位大人还有赵将军提点!”
  贾似道对着赵琦抱拳一礼,让赵琦微微一愣。
  没有到一定要分出胜负的地步,结一份善缘也不会少一块肉?
  ……
  嘉熙二年三月底,因为一场看似布局极深的刺杀,让贾似道以一等进士及第的身份蒙圣恩破格擢升为大宋临安府正六品通判,正式踏足他不太想进入的大宋朝堂,接过缉拿刺客的重任。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明贼  医统江山  寒门崛起  大官人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三国之羽威天下  重置属性
 三国之凉州王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寒门状元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隋末大帝  明末之秽土转生  全能房东  大唐天子  大魏能臣
 韩娱之弃星  命元大时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