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我是贾似道无弹窗全文阅读 > 我是贾似道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七十一章 就这样定了可好?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砰”
  一声沉沉的闷响陡然在身边响起,把大汗淋漓的李安彤给吓了一跳。定睛看间,却是一根被啃的光溜溜的完整腿骨,这是某种牲畜的腿骨。
  这个时候的李安彤再也没有半点先前在人前的那种风光和矜持,锦绣官服依然在身,就这样狼狈的跪伏在地,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却是连擦也不敢擦上一下。www!c66c%com
  在李安彤身前是一个圆形的桌案,桌面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吃食,正中央则是一个已经少了一条左前腿的硕大整羊。
  一男一女坐在圆桌的两边,这是一对美女与野兽的组合。
  男人赤裸着上身,在暮春的凉风中那裸露出来的带着汗渍的壮实鼓囊腱子肉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油亮的暗红光泽;那坚实的胸膛上两块巨大的肌肉更是如赤铜浇铸一般,充满了别样的美感。
  只是此刻在那赤铜般坚实的胸膛上一道由上至下的狰狞伤口、从这男人的左肩一直延伸到腰腹处,紧实的肌肉被分割开来,如同裂开的婴儿嘴唇般露出里面已经开始愈合的鲜红肉芽,让本应是充满了力量美感的壮硕胸膛瞬间变得狰狞而又恐怖。
  这个男人似乎对胸前那道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分割成两半的伤口一点儿不在意,就如同那伤口根本不是在他身上一般,满嘴流油的大快朵颐,大口吃肉大腕喝酒,滴滴点点的酒水从下颌处滴落、滚入那血肉组成的沟壑中,同里面的血水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地面上。
  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那壮汉胸前血肉模糊的伤口,李安彤强制的压制住心中的恶心呕吐之感,慌忙将头深深的埋下,死死将上下打颤的牙齿咬住,不敢发出任何音节惊扰了这如同神魔一样的男人。
  虽然这样的场景李安彤在这半月时间内,几乎每天都要看到,可是每一次再看到,依然让他从脊背尾柱处诞生比上一次更冷的寒意;每一次再看到,就让他心中对这壮汉的恐惧再次加深。
  在壮汉的左侧则是端坐着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头青丝用最简陋的木钗随意的扎起,安静的坐在壮汉身侧。
  虽然她穿着最为简陋的服饰,身上也没有任何金玉器物,脸上甚至连粉黛都未施半分,但是依然这所有的一切依然难掩她如花的容颜和那似乎与生俱来的高贵气息,即便只是简简单单坐在那里,却依然是这大堂内最为闪亮的风景。
  “痛快!”
  孙奎咕噜噜将青瓷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扔在圆桌上,意犹未尽的爽声道。
  听到那声啪,跪伏在地的李安彤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那可是贡品青釉啊!如今却沦为喝酒之用的地步了。
  不过李安彤知道自己也只能想想罢了,如果命都没了,就算是满屋的金山银山又有何用?而他的性命也只是在那神魔一般的壮汉一念之间而已。
  “李大人,那贾师宪真的还没有任何动作?”孙奎拿起把小匕首,却是剔起了牙,慢条斯理的道。
  “回壮士话,下官句句属实啊。今日贾大人同一个女子出府去了,所以下官马上回府向壮士禀告!”
  李安彤同大批孙奎的话连忙急声道。
  孙奎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手中的匕首灵活的在手掌中旋转着,铜铃般的大眼中流露出一抹异色,看了看安静的坐在一旁的完颜红叶。
  “师兄,事已至此,还是早些离去吧。”
  似乎感觉到孙奎的眼神,完颜红叶抬头看了看孙奎胸前那狰狞的伤口,平静的眼神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波动,随后又再次垂下头轻声道。
  “壮士,万万不可啊。如今圣上下诏抽调御前军两路大军将临安城各处水陆要道都封的死死地,贾大人为何要将城内缉拿各位壮士的军卒都撤回去,先前下官都给壮士说过,此刻诸位壮士若是冒然离开,怕是正正遂了贾大人的心意啊!还请女英雄三思。”
  李安彤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自己表忠心的时候了。
  李安彤并不知道孙奎和完颜红叶的名字。他们这些人在他的心中统统都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强人二字了。
  这些强人是在二十天前的一个深夜突然出现在他的家中,作为一个位置不高也不低的小官,李安彤宅院中自然不可能会有大批的家丁护卫,尤其是高手,再加上孙奎这些人无一不是好手,又是突然袭击,所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李安彤府中仅有的几个家丁和丫鬟奴仆就都成了孙奎手下的阶下囚。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李安彤和他一家老小。
  最开始的时候李安彤以为孙奎这些人都是为了求财,虽说他只是临安府的正五品同知,可是因为余天锡知临安府只是兼职,所以临安府很多日常的事物都是由他这个同知在署理。当然,这只是贾似道没有擢升为临安府通判之前的状况。
  在贾似道擢升为临安府通判之后,情况也就随之改变了。虽说贾似道论官职品阶比李安彤这个正五品的临安府同知还要低上一阶,可是两者的实际权力却是天壤之别。
  同知只是知府也就是余天锡的副手,没有多少自主权。可是通判就不一样了,知府所有的文书都必须要有通判的署名才能生效,就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两者的区别了。
  更不要说贾似道根本不是普通的通判,他可是皇帝金口说的小国舅,宫内还有个专宠后宫的贾贵妃撑腰。
  所以,李安彤在说到贾似道的时候用的是敬称贾大人,而不敢直呼其名。
  孙奎等人控制了李安彤一家老小之后并没有拿任何的钱财,只是吩咐李安彤乖乖听话照常办公就是,不然后果就是李安彤一家老小死光光。
  为了一家老小的性命李安彤只能每天战战兢兢的去临安府办公,晚上回来。
  五天时间里,每天孙奎等人就是在李安彤家中睡了吃,吃了睡。让李安彤一度以为这些人就是来他家中混吃混喝的。
  事情在五天之后发生了改变。
  孟珙遇刺,当忙碌了一天的李安彤回到家中就看到了孙奎如今的这副模样,再想想发生在御街上让皇帝震怒险些将余天锡给撤职的刺杀案,李安彤如果再不知道就是孙奎他们干的,那么他真的可以直接一头撞死了。
  显然孙奎也压根没打算隐瞒,依然是李安彤一家老小的性命,不过李安彤的任务却是多了一个,那就是每天都要报告临安府有关缉拿刺客的一切事宜。
  其实就算孙奎不用李安彤的一家老小做为威胁,李安彤这个时候也是根本没得选择了。
  一旦孙奎等人被查出来在五天前就已经在他府中隐藏,而李安彤一直没有报官甚至帮助他们隐藏的消息传出去,那么孙奎他们也许还可以搏出一条生路,可是他李安彤却是只能是死路一条了。甚至有可能九族都会被诛尽。
  李安彤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孙奎他们也同样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所以对李安彤身为大宋官吏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孙奎一点儿也不意外。
  “咦,老五你怎么可以让李大人这样跪着?还不快快将李大人扶起来?来来李大人,今天要好好喝上一杯。”
  孙奎看了一眼跪伏在地的李安彤,眼中闪过一抹鄙夷。
  “来来,李大人快请快请!”
  被叫做老五的人显然正是之前出去接李安彤进门的壮硕小厮了。老五听到大哥的话,也是一脸歉意的慌忙扶起双腿发软的李安彤,不由分说的如同抓小鸡般直接将他提到了圆桌一侧坐下。
  对这些孙奎只当作没有看到,笑呵呵的自顾自的给自己面前已经空了酒碗斟满。
  “李大人的意思是,那贾国舅今天又出去寻花问柳了?”
  看到孙奎给自己斟酒,李安彤慌忙起身双手颤巍巍的端着酒碗小心翼翼的接住。
  “回壮士话,如今临安府其实就是贾大人做主,下官却是不敢随意打听。”说道这里李安彤明显感觉到孙奎本就黝黑的脸变得更黑了,连忙补充道。
  “壮……壮士,据下官私下打听,据说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女子来寻的贾大人。至于贾大人具体去往何处,下官确实不知,整个临安府也是无人敢问的。”
  “哈哈,你啊你!”沉下脸的孙奎听到李安彤惶恐的解释,突然笑着一巴掌拍在李安彤肩膀上,差点没把他直接摁到桌下,“来来李大人,喝酒喝酒!”
  半边身子都麻木的李安彤,有苦难言却还要笑着毕恭毕敬的跟孙奎碰上一碗。
  看着一大碗酒下去呛的眼泪鼻涕齐流的李安彤,孙奎嘴角上扬。
  “哎呀呀,看我这粗人,忘了李大人是个读书人不能跟我这等粗人相比。老五,还不快送李大人回房同夫人、公子团聚?”
  “多谢壮士,多谢壮士!”李安彤明知道孙奎是故意在整他,可是脸上却不敢表露出半分,还要装作一副感激不尽的模样。
  老五继续如拎小鸡般拎着李安彤出了大堂。
  孙奎放下酒碗,看着完颜红叶沉声道:“红叶,就这样定了可好?”
  完颜红叶沉默半响,轻轻点点头。
  
相关历史热门小说的链接
 医统江山  明贼  寒门崛起  大官人  江山战图
 大歌星  燕皇罗成  抗日亡魂  藩王恋上小皇帝  三国之项羽传人
 浑厚大唐  黑恋  明末苍茫  重置属性  三国之羽威天下
 带着写轮眼闯异界  三国之凉州王  九天剑皇(书坊)  色香味  寒门状元
 全能房东  明末之秽土转生  大唐天子  隋末大帝  韩娱之弃星
 大魏能臣  命元大时代  最后的武僧  拳皇之巅峰对决  完美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