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读 > 冰河问剑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冰河问剑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五章 半阙天魔引剑鸣

手机版郑重上线,欢迎访问,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www.du1du.net(读一读)无弹窗,最新改版,提供高速文字无弹窗的小说,让你阅读更清爽。
  人间奇曲,在风轻夜看来,莫过于紫心弹奏的《远鸿》、《暮春》,曲中意蕴,又推紫篱燕咏居的《林下》为最,它甚至超脱了“奇”,谓之人间仙音也不为过。《远鸿》、《暮春》已罢,意犹未尽,好似自己仍处暮春时节,放眼春潮烂漫、天际远鸿流幻,心性之中,充盈莫可名状的高洁情趣,更加期待少女的那曲《佩兰》。
  按夜萤照的说法,《天魔引》须特殊指法以及咽天琴才可演奏,少年却生不出好奇的念头,得闻三支琴曲,已属格外的佳惠,再说,就算《天魔引》不同凡响得举世绝无,若紫心不情愿弹奏,或勉勉强强弹奏,失却琴音之内纯粹的心境质地,还不如寒儿乱拔一通的好。
  “《天魔引》我只会半阙。”少女说道。
  随即,少女问道:“冉老,你捧的琴,真是咽天琴?”
  “是的,小姐。”
  “难怪夜萤照夜公子萦系于怀,反倒我好笑,陪伴自己的琴是隐苍山圣女一脉的宝物。嗯,寒儿,更可笑的,隐苍山的名字也头一回听到,秋长老就称我‘圣女’。‘圣女’不是那种不能嫁人的女人吗?师傅瞒我好苦哟。”紫心扁扁嘴,立即笑嘻嘻说道:“寒儿,你说我可怜不?”
  寒儿莹莹的眼瞳,尽数笑意,少女似明白小狐的意思,即嗲且糯的语调一拖:“我就可怜、就可怜嘛。”
  一人一狐旁若无人,那份另然的情致,分外娇媚。
  少年的心头“咯噔”一跳,神魂霎时飘往十万八千里之外。寒儿心性未琢,如今和紫心这般交好,必受潜移默化,来日成长为人,几分令狐小媚、几分宁听雪、几分紫心,揉和而出的一个令狐轻寒,经她这样糯糯的嗲来嗲去,再坚硬的心,也抵不住。嗯,抵抗什么?心本就软的……风轻夜无由阵阵发虚。
  秋栗兮、冉无求、夜萤照不想打扰少女与小狐的“自怜自顾”,任是劳于心、烦于事者,越是希求难得的“偷闲”,紫心抚罢的琴曲“养耳”,这灵俏的摸样儿“养眼”,莫不如是。
  “寒儿,嗯……你也可怜……原来吧,是我俩共奏《佩兰》……嘻嘻,你不知道弹?这么冰雪聪明的寒儿,这时候怎么笨笨的了?紫篱燕咏居我不是教过你吗……是啦是啦……嗯,现在一想,这《佩兰》呀,暂时不弹好……这里有些人安不得听……你想问谁安不得?”少女鬼鬼祟祟的一溜秋栗兮和夜萤照,用更低的语气说道:“君子如兰,《佩兰》当然要为君子弹奏。秋长老不算君子……夜萤照夜公子,表面像,实际上不算君子……最起码,他俩安不得听《佩兰》。寒儿你说是不是?反正呀,你懂的嘛。”
  即便少女声音再低,止雨小筑的众人,无不身具修为,她那番絮絮叨叨,清晰入耳。秋栗兮无所谓,俨然自家小孩损他这长辈一般,夜萤照面皮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回想自打少女来此,自己的言行举止从未出格,怎一下子成了“表面像,实际上不算君子”的人物,且“安不得听《佩兰》”?
  莫问情、苦非禅闹腾了。一个称“自己是女人”,一个称“自己是和尚”,皆非君子之列。闹就闹吧,说完之后,齐刷刷注视风轻夜,一个赞“我弟弟才是君子”,一个附和“我师傅当然是君子,是很大很大的君子”。
  “这一曲《佩兰》,我们都安不得。”莫问情说道:“喂,紫心,你和寒儿弹奏这琴曲时,只要这位‘老人家’在就行。”
  归兮琴之前的少女,宛若芙蓉之始,明眸含亮,竟然脆声应道:“嗯,我也这么想。”
  说完,脸晕朝霞,再不敢看莫问情,更不必说风轻夜,当然也不知道那一方的少年,情态古里古怪。
  “兰生空谷,无人自芳;苟非幽人,谁与相将。”夜萤照置若罔闻,说道:“君子矫矫,卓然远志。紫心怎又知我不算君子?”
  莫问情扑簌笑道:“夜公子好会掉酸包哟。”
  夜萤照嘴角微微上扬,答道:“唯心意之所驱。莫前辈讥讽在下,我不回应。”
  紫心打量夜萤照,脸颊去贴了贴寒儿的额头,说道:“你一心想听《天魔引》,我只会半阙,你可晓得哪半阙?”
  夜萤照如实说道:“恕我不知。”
  “剑魔之篇。”少女说道:“琴声引剑鸣,我修琴、剑两道,可以奏《天魔引》,但你们也要答应我的要求。”
  “请直言,无不可。”夜萤照直截了当说道。
  “无它。琴声过后,剑铿锵。紫心愿闻每人坐而讲剑,以识天下诸多剑道。”少女明快说道。
  “善。”秋栗兮击掌道:“小筑初衷,求的琴、剑两声,现已得琴,独缺剑声。坐而讲剑,雅事尔。夜……夜前辈、苦大师,如何?”
  “好呀。贫僧的孙媳妇,既然想见见婆家家底,甚合我意。”苦非禅应道。
  少女皱褶皱褶鼻子,低唤道:“冉老。”
  冉无求自琴袋取琴,替换归兮琴,双手捧着,侧立琴台旁边,身形之萧森,如临大敌。仅凭这架式,即将弹奏的“剑魔之篇”,才半阙的《天魔引》半阙,也足够使风轻夜、莫问情重视。
  此琴极不出奇,最平凡不过。除大了归兮琴许多,色泽黯淡,稍具古峭之意。冉无求手捧的归兮琴,就在数尺开外,光华流离,衬得它枯木朽株一般。风轻夜、寒儿、莫问情曾见此琴一次,天宝阁温之矫夸此琴胜过归兮琴,他的眼力见识,决计错不了,如今夜萤照豪言与此琴比肩的宝物,天下不超过五件,少年专注其上,仍看不出所以然。暗中思忖,按夜萤照之说,此琴名“咽天”,那么,无论琴声引得苍天咽噎,还是抚琴之人对天对地悲咽,仅这名头,便卓尔不凡的了。
  胡思乱想中,但见一只白玉葇荑缓缓伸出,停留古琴上方,悬而不动。
  恰有一阵风拂过,数点杏花儿的花瓣,轻轻盈盈洒落,沾在琴弦、琴轸之上。少女手指翩然,轻柔而美曼,一点一点拈去花瓣,寒儿亦用爪弹拨。无论拈或弹,动作韵律,恍恍惚惚,带有某种玄妙的味道儿。少年由痴而笑。
  莫问情肩膀撞了撞风轻夜。苦非禅似笑非笑地问道:“因何而笑?”
  风轻夜凝神,如实道:“想起佛祖拈花微笑的故事里,他装模作样,矫柔造作得有点假。所以,我想呀,哪怕满天诸佛祖在此拈花,也拈不出眼前的这份风情、这份景致。”
  苦非禅眉头一挑,说道:“佛祖拈坨****,世人同样穷尽想像,以为以为什么。嘿嘿,他是甚么狗东西。”
  风轻夜大觉舒爽,为修炼“禅那即心剑意”,幻想的正是金光琉璃佛祖拈一坨热气腾腾物体。苦非禅直呼任何僧人皆“秃驴”,而称谓佛祖,更是“甚么狗东西”,如此佛门大师,虽属禅门一脉,着实的大逆不道。“不动口禅宗”难不成与金光琉璃佛结下了天大仇恨?
  秋栗兮说道:“大师此言,栗兮身同感受。”
  苦非禅又“嘿嘿”两声,问道:“秋真人可知贫僧师门,最想杀谁?”
  “不知。”
  “便是拈花微笑的狗东西。”
  '
相关仙侠热门小说的链接
 百炼成仙  大商皇族之殷洪  长冥烛  戒环王之异世杀皇  暗黑自然之子
 最强地仙  天命神权  许我覆天    我为孔宣之笑看洪荒
 深情无归处    异能兵神  妖孽武神(书坊)  无限恐怖之局外者
 青色田园  玄界之门  末日最终帝国  电子重生  重生混沌修大道
   偷天神戒  法主三界  超神天王  一念永恒
 行走阴阳  基层科员权色官路:校长风流  绝品虾兵之掠天夺地  漫威里的黑光杀手  七国封神录